您好!欢迎来到 火种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谊海情天:序章
  • 管理
    作者:耕石 发表时间:2013-10-29 10:36:10 评论:0
    关注
    编者按:是友谊还是爱情,抑或兼而有之,且看作者如何演绎!

     

    序章  完美的女人

     

    夏寒雪坐在餐桌前,左肘支撑在桌沿上托着下巴,右手转动着一只高脚空酒杯,不无寥寂地等着丈夫回来。她本来不会喝酒,今天想起了冰箱里的一瓶从日本带回来的香槟,她把它拿出来,随便弄了几个菜,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她很忙,某市中心医院副院长,学者,心血管和肺阻病两个病科的专家,专门研究和治疗人的心、肺。

    她的年龄并不大,今年不过48岁,22年前就取得了心脏外科的硕士学位,后来又潜读中医,攻读肺阻博士学位,在内外科临床方面颇有成就,首开了心血管六根搭桥的记录,曾在世界多家医学杂志上发表过论著,参加过专题研讨和论坛,做过学术报告,在国际上也小有名气。

    她是一个理性的女人,长得很漂亮,一米七高的身材,两腿修长,气质高雅,走起路来风度翩翩,神采奕奕,穿着白大褂站在病床旁边更显得楚楚动人。可惜她没有享受过体态的美,取得成就后又攻读博士后,把整个身心全部投入到了学业和事业上,使她显得精力疲惫。

     

    她的丈夫姓苏名彤,是医药界的知名人士,天方生物化学研究所主任兼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和许多部门有着密切联系,因此也是夏寒雪在事业上的搭档和成功的后盾。目前他正在海南参加一个协作论坛,说是今天回来,因为今天是他们结婚20周年的日子。苏彤对家里的大小纪念日看得较重,夏寒雪则不然,她不拘泥世俗偏见,比如生日蛋糕,比如互赠礼物,比如请客送礼,比如参加宴会……但是她并不古板,凡是在公共场合出现,她都会显得非常大度,只是在感情方面显得传统罢了。

    结婚20年,她和苏彤亲密无间,和睦相处,生育一个女儿聪明伶俐,目前正在大学读书。在众人眼里,他们是世界上最安详和谐、幸福美满的家庭。特别是苏彤,不仅事业有成,而且操劳一身好家务,使得夏寒雪无牵无挂地工作、学习和生活,没有人不说她也是一个最完美的女人。要是平时苏彤在家,今天的日子他肯定会张罗的很好,可是他不在,连个电话都没打来,不但不打电话,而且手机一直关着。她开始对他有些担心,由担心到想念,由想念到感到一丝淡淡的孤寂……

     

    叮铃铃……叮铃铃……”客厅里的座机响起了电话铃声,夏寒雪的心里一阵兴奋,这一定是苏彤打来的,怎么这么晚了才打来呢?她心里想着,急忙去接电话。

    她家的客厅很大,装修时中间没装隔墙,所以使餐厅和客厅连在了一起。在临街阳台落地窗的一边是客厅,摆的有等离子彩电,音响设备,直角沙发和茶几,还有一台跑步健身器。在客厅的对面是餐厅,后面是厨房和洗手间,房屋的大门对着餐厅,鞋柜镶在墙里面,加之家具均涂成米黄色,和墙壁色调一致,所以显得格外朴素而淡雅。

    夏寒雪来到电话机旁,抓起了听筒,急切地问:

    苏彤吧?怎么这时才打电话来?

    对方在听筒里的声音:

    寒雪,是我,韩咏。

    啊,韩咏,怎么是你?

    哦,你没事吧?

    我会有什么事呢?挺好的。

    听你的语气不对,苏彤不在家吧?

    你怎么知道的?

    你不是告诉我了吗?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啦?

    一接电话就问……”

    夏寒雪在电话里笑了:

    你啊你,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是的,夏寒雪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韩咏,她的心思更瞒不过他,他就像她身旁的一条影子,什么声音都听得见。仅凭接电话时的一句问话和怎么是你?他就断定苏彤不在家,而且她正为此感到焦虑。他知道今天是他俩结婚20周年的日子,要是别人准会举办一次盛大的聚会。可是寒雪不,她不愿意把自己暴露给更多的人,可是这样喜庆的日子家里又不能没有朋友,于是也只有韩咏。他们很早就是好朋友,他本该早点过来坐坐的,可是苏彤没有接,苏彤在这方面是很讲究的,该接谁不该接谁用何种方式去接他都有一定的分寸,但是只需作客不许带礼物。韩咏寻思,苏彤既然没接必然是另有原因,就这么空着手来又不好意思,于是他犹豫再三给家里打了电话。

    我先过来坐坐好吗?韩咏在电话那头说,寒雪犹豫了一下:

    我看别啦,我没任何准备,也不会准备。

     

    说起夏寒雪和韩咏的感情,比他们彼此的夫妻之间还要好。他俩都出身豪门,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双方的父母也非常亲密,所以从小有娃娃亲之说

    不么,我要哥哥,那年她才六岁,妈妈,您怎么不给我生个哥哥呢?

    咳,傻孩子,哥哥要生就生的?

    小娟子就有哥哥,谁也不敢欺负。

    现在谁敢欺负你呢?像个假小子。

    我也要把韩咏叫哥哥,我也姓韩。

    胡说,姓哪能随便改的?

    我要在名字上改。于是夏映雪就变成了夏寒雪

     

    夏寒雪放下电话听筒,仍然坐在沙发上,回想起过去的那些儿戏真让人啼笑皆非

    那是在军分区大院的东南角上,起院子的时候时围进来一棵老桑树,那一年结满了桑椹,又肥又大的紫红果实诱惑得孩子们流口水,可是没有人敢爬上去摘,因为那树很高。那天他俩在院子里玩,忽然想起了那些桑椹,夏寒雪对韩咏说:

    你敢爬那棵树吗?

    有什么不敢的?又不是没爬过。

    走,我们采桑椹去。

    夏寒雪拉着韩咏的手,跑步来到那棵桑树下,韩咏果然爬了上去,寒雪到底是女孩子,又没爬过,爬了一半不敢爬了,恰好有一棵大树杈,她站在上面,韩咏把采下来的桑椹丢给她,两个人慢慢采摘慢慢吃,寒雪也只是接着一半,另一半都掉在了地上。

    你看你的脸像什么?时间不早了,桑椹也吃饱了,夏寒雪突然问韩咏。韩咏站在上面往下看,对她说:

    我看你的脸像花蝴蝶。

    我看见你的脸像猴屁股。

    女孩子家说话不文明。

    你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个个都像你。

    到底是我像猴子,还是我的脸像猴屁股?

    都像。

    好嘞,猴子下来了。

    说着韩咏出溜溜地从树上爬下来,挤在那棵大树杈上,夏寒雪往下推他:

    你怎么挤到人家身上来了?

    你不是喜欢我吗?

    谁说我喜欢你啦?

    那就是我喜欢你了。

    你要是真喜欢我,就从这上面跳下去。

    跳就跳,不过讲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要是摔死了,你可别哭。

    谁哭你?连看都不看你一眼。

    好嘞!那就永别了!

    说着他果然跳下去,两米多高的地方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他跳出很远,双脚落地,然后屁股往后一坐顺势大仰八叉躺在地上。寒雪看见他一动不动,吓哭了,闭上双眼也跳下来,半边身子扑在了他的身上,韩咏一翻身,把她压在身底下狠狠地亲了她几口……

    孩提时的生活多单纯、多美好啊!

     


     
    赞1 公益犒赏

         
    书签:
    编辑:无语月色
    投稿】【
  • 收藏】 【关闭
    上一篇:水沟滩洼的风雨声(三十一) 下一篇:写手
     

    推荐美文

    全部评论(0)

    相关栏目

    倾城之恋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最新作品

    遇到老周阅32次
    菊花阅456次
    故乡的秋阅421次

    热门图文

    热门作品

    2风过人微晚2021-11-01
    3悼念堂哥2019-04-05
    5如风摆渡2021-11-01

    圈主推荐

    颍上作协·2022-05-31 21:24125
    文史资料·2022-05-31 21:17156
    文艺达人·2021-09-29 09:15422
    文艺达人·2021-08-08 17:09532
    文艺达人·2021-08-06 14:5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