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火种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流水今日,明月前身--沈复的“浮生六记”
  • 管理
    作者:徽州山里人 发表时间:2013-12-09 22:29:45 评论:0
    关注
    编者按:沈复是清乾隆年间文学家,独著《浮生六记》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本文详尽地介绍了沈复光辉而又坎坷的一生,浓缩了《浮生六记》的全书内容。旁征博引,史料翔实,文笔细腻无暇,叙述委婉动听,末章突出其妻陈芸的形象尤为感人。小说集思想性、艺术性、文学性和知识性于一体,借古喻今,具有可喜的现实意义。全文60千字,洋洋洒洒,娓娓道来。欣赏拜读,倾情推荐。

     第七章 学幕与游

         清乾隆四十六年(辛丑年,1781),沈复这一年十九岁。沈复结束在杭州赵传门下读书已经有一年多了,这一年多来沈复闲赋在家,他呆在家乡苏州与妻子陈芸过着伉俪情深的美满生活,一年多来的夫妻生活已经是让俩人的感情浓得化不开了。

    这一年的秋天八月份,沈稼夫在外地幕府里突发疟疾病重,被人紧急送回家乡苏州。谁都不愿意死在远离故乡的外地,经年游幕在外的沈稼夫更是有一种“叶落归根”的归宿情感。疟疾症病人时常发冷发热发抖不止,性格急躁豪爽的沈稼夫得了这种病真是为难了他,每当身子一发热,他就吃大量的柴胡、黄芪等降温、散热的寒性之药以及一些冰冷之物;当身子发冷时,他又索要炭火、厚被把自己保暖得严严实实。一寒二热折腾当中,沈稼夫的疟疾症转变成伤寒病,病情越来越严重。

    沈复侍汤奉药照料病父,昼夜也没有个休息的时候,这样地精心照料父亲差不多持续了一个月。也几乎是在这个时候,陈芸也大病一场,病恹恹地起不了床。沈复在这段日子的心情实在是坏透了,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痛苦感受。

    一天,   躺在病床上的沈稼夫把沈复叫到跟前,嘱咐儿子说:“我这次的病恐怕是好不起

    来了,你今年也十九岁了,整日里守着几本书念着也不是长久之计,终究不是糊口谋生的手段。我想过了,我准备把你托付给我的结拜弟弟蒋思斋,你跟他学习做幕僚,以后你就可以继承我的职业,这也是一门可以谋生吃饭的手艺啊。”沈复点头答应着。过了二天蒋思斋得到沈稼夫的口信赶来沈家,沈复就在父亲的病床前受命拜蒋思斋先生为习幕的老师。

    过了几天,沈稼夫得到名医徐观莲先生的诊治,病情才渐渐痊愈。陈芸也通过徐观莲的医治,身体慢慢恢复过来也能爬起下床活动了。

    从此以后,沈复就进入到他习幕的岁月日子,这是沈复“抛书浪游”的起始。“浪游”差不多是沈复一生的主题。

    蒋思斋先生名襄。这一年的冬天,沈复跟随师傅蒋襄习幕于上海奉贤官舍。在奉贤,沈复结识了同在这里习幕的顾金鉴。顾金鉴字鸿干,号紫霞,也是苏州人。他为人慷慨刚毅,性情耿直,对人对事不喜欢溜须拍马,巴结逢迎,这些品质正是沈复所欣赏的。两人性情投合,引为知己,并以兄弟相称。顾金鉴年长沈复一岁,沈复称他为兄,顾金鉴也亲热地称呼沈复为弟,俩人倾心相交,彼此间都十分珍惜“义结金兰”的友谊。顾金鉴是沈复平生第一个结交的知己兄弟,可惜他英年早逝,于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去世,去世时他才二十二岁。沈复与顾金鉴结为义兄弟满打满算才二年时间,知己兄弟的早逝让二十一岁的沈复悲伤哀矜、落落寡欢,沈复在心里悲沧地呼喊:茫茫人海中,到哪里才能再遇见像顾金鉴这样的好兄弟啊!

    沈复与顾金鉴都是那种性格爽直,襟怀高旷,落拓不羁的人。他俩“订交”为兄弟以后,经常谈论将来要去山里定居的想法。沈复与顾金鉴结识的第二年,即清乾隆四十七年(1782)的九九重阳节,俩人都在家乡苏州。苏州名士王小侠与沈稼夫商定雇请女伶到沈家演剧,并在沈家举办宴客酒席。沈稼夫一年前的秋八月得疟疾症大病一场差点丧命,所以要在这年的重阳节娱乐庆祝一番,以庆幸自己去年未亡而挣得的阳寿。

    沈家要在重阳节这天既演戏又办酒席,沈复不喜欢这种闹哄哄的氛围,于是沈复提前一天去顾家,约请顾金鉴与他在重阳节这天爬寒山登高,既可以看看寒山寺,又可以顺道探访有没有合适的建屋结庐之地。陈芸则为沈复准备好第二天重阳节爬山登高所需的酒食。

    重阳节这一天,天刚亮,顾金鉴就来邀沈复动身。两人携带着酒食出了苏州城胥门,进一家面食店吃早餐,吃饱之后坐船渡胥江,上岸后步行到横塘枣市桥,雇一只小摇船抵达寒山,此时还不到中午时分。摇船的船夫憨厚老实可靠,沈复让他留在船上淘米做饭。

    沈复与顾金鉴二人离船上岸,先去中峰寺。寺在支硎古刹的南面,两人沿着道路往上走。中峰寺掩藏在树林中,地方偏僻香火不旺,整个寺庙显得很清静。有几个和尚在那里闲着,看见沈复与顾金鉴二人衣衫不整而且不华丽,知道不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就懒洋洋地不怎么客气也无接待的意思。沈复与顾金鉴此趟出游的兴致点也不在中峰寺,看见和尚们这般不甚热情的态度,两人没有入寺就离开了。

    沈复与顾金鉴回到船上,饭菜已熟。几个人吃罢午饭,沈复让船夫携带着酒菜跟随,嘱咐船夫儿子守船。沈复、顾金鉴与船夫三人由寒山步行去高义园的白云精舍。白云精舍的廊子临峭壁而建,下面凿有一个小水池,池边围以石栏杆,一泓秋水纯净清冽,悬崖上爬满藤萝,墙面上积着厚厚的莓苔,人坐在廊下面,只听见萧萧落叶的声音,悄无人迹。门外有个亭子,沈复嘱咐船夫坐在亭子里等着。他与顾金鉴从石罅中进入,此为“一线天”。两人沿着石阶盘旋向上,到达顶部,这就叫作“上白云”。崖顶有一庵已坍塌,只存有一座危悬的栈桥,站在崖顶可远眺观景。

    沈复与顾金鉴俩人在崖顶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相互搀扶着下来。在亭子里等候的船夫对他俩说:“你们俩登高却忘了携带酒上去啊。”顾金鉴说:“我们这次出来游玩,主要是为了寻找偕隐地(建屋结庐以作隐居的地方),并不是专门为了登高啊。”船夫听了之后说:“既然这样,我给你们介绍一个地方。离这里南边二、三里远,有个上沙村,住着几十户人家,也有空地盖房,我有个老表姓范的就住在这个村里,你们要不要去那里看看?”沈复惊喜地说:“我听说过上沙村是明朝末年徐俟斋先生隐居的地方,他在那里建有园地,据说环境极其幽雅,但是我从未去过。”于是沈复与顾金鉴在船夫的带领下前往上沙村。上沙村位于两座山的夹道中,三人寻到徐俟斋的旧园,只见此园依山而建却没有石头混杂,园内的老树大多长得盘根错节而且郁郁葱葱,亭榭窗栏也做得很朴素,野趣横生,园中房屋都为茅草屋,外面围着的是竹篱笆,真不愧是一个隐居的好地方,极有隐逸风范。园中央有一个皂荚亭,覆盖着的大树粗壮得要两个人才能合抱。沈复发出感慨,隐士真是隐逸,品位不俗,徐俟斋所建的这个园亭是他所有游过的园亭中最好的一个。

    徐园的左边有一座山,当地人称它为鸡笼山。山峰直竖,顶部有一块大石头压着,沈复认为杭州的瑞石古洞也比不上它的精巧玲珑。山峰旁有一块如竹榻般大的大石头,顾金鉴跑过去躺在上面说:“这个地方仰视可以看峰岭,俯视又可以观下面的园亭,真是既空旷又清幽,我们可以在这块大石头上开怀畅饮啦。”沈复于是拉船夫一同上平石,三个人坐在大石头上面摆开酒食,在吃喝的同时,或唱歌或喊叫,大呼过瘾。

    当地人闻讯沈复与顾金鉴是来此地寻找风水宝地,就误以为他俩是来此查勘风水的风水师,就围着他俩争着说某处某处风水好。顾金鉴笑着说:“只需地方合意,不管它风水好不好。”村民们得知他俩只是来野游的,觉得再无推介风水宝地的必要,就一轰散开去了。三人在大石头上把酒喝干把菜吃光,又各自在附近采摘野菊花插满两鬓才离开。

    三人回到船上,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沈复到家已是一更天,这时候沈家的戏场与宴席还没有结束呢。

    陈芸把沈复拉到一边,私下里对他说:“演戏的女伶里面有一个叫兰官的举止相貌都很端庄,我看这女子不错,你亲自瞧瞧看是不是中意。”沈复的脸红了一下,于是假装自己母亲要和兰官说几句话的名义,把兰官叫到房间内。沈复握住兰官的手腕仔细看了看她,见兰官确实长得身材丰满皮肤白腻。沈复对陈芸说:“她长得漂亮倒也漂亮,可是以端庄来看,终究觉得名不副实。”陈芸说:“身子肥胖的人有福相啊。”沈复说:“发生马嵬坡的惨祸,长得丰满白腻的杨玉环的福气又到哪里去啦?”陈芸见沈复看不上兰官,就找了个说辞让兰官先出去。陈芸摸了摸沈复的额头,说:“兰官这样有福相又白净的女人你还看不中,你是不是白天去登高酒喝多了?”沈复笑着说:“登高时酒当然是喝得痛快,但是我没有醉,至于对刚才的女伶不甚中意,此乃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也。呵呵,请淑姊不要逼我。”陈芸听了笑着捶打沈复。两人闹了一阵后,沈复把白天游玩的经过细细地说给陈芸听,陈芸听后心驰神往,羡慕不已,她“恨”自己不是男子身,“怨”自己的一双小脚。

    清乾隆四十八年(癸卯年,1783)春天,二十一岁的沈复随师傅蒋襄入馆扬州幕府,沈复顺道游览了江苏镇江的金山、焦山。金山在镇江的西北,山上有金山寺,《白蛇传》中水漫金山的传说就发生在这里;焦山,在镇江东北长江中的小岛上,汉代名士焦光曾隐居于此,焦山以此而得名。金山适宜远观,焦山适宜近距离看,沈复匆匆游览未能登山远眺长江的美景,隐隐遗憾。

    由镇江渡江往北,就到了扬州。同朝诗人王士稹有“绿杨城郭是扬州”之句,沈复是早已读过的,对扬州的风景名胜,沈复是充满期待的。

    扬州平山堂是沈复仰慕的地方,心仪已久。平山堂离扬州城直线距离约三、四里,如果从城里走路去游览的话大概八、九里的路程。平山堂虽说全是由人工构筑的景点,然而设计者及工匠却能以奇思幻想的妙笔,结合自然环境,造就出一座独具特色的恢宏园林,体现出极为精湛的造园艺术。平山堂内琼楼玉宇,花红柳绿,在沈复看来,即使是神仙与王母娘娘居住的宫殿也不过如此。平山堂造园设计巧妙,它将十多家分散的园亭通过合理的艺术手法串联起来,合而为一,又很好地融合当地自然山体,气势宏大。平山堂最难得的一点是做到了城景结合,有一里多的风景布置紧沿着城郭而筑。

    原先有一种审美观念,就是城市需点缀于旷远重山间,方可入画。在沈复看来,园林若是照这种方法来建,实在是既蠢又笨。沈复认为平山堂的设计是充满灵性的,它完美地结合了当地的自然环境,将人文思想巧妙地融入自然环境,才是不违背造园法则的聪明做法。沈复游览平山堂,见其或亭或台,或墙或石,或竹或树,半隐半露地布置于园林之内,可以让游人在自然轻松的心境下畅游整个园林而不会觉得哪个地方看起来有些别扭。沈复赞叹说:“如果不是胸有丘壑的人是想不到用这样的方法来设计园林的。”

    扬州城的尽头,以虹园为起端,折而往北,有一座石桥上有题额曰“虹桥”,虹园与虹桥相邻,不知虹园以虹桥而得名,还是虹桥以虹园而得名,二者都用一个“虹”字来命名,想必其中定是有联系的。划舟过了虹桥,就是著名的“长堤春柳”,此景不设置于城脚下而设计在这里,可见平山堂造园布置之妙。再折向往西,垒土盖庙,名叫“小金山”,整个风景似乎在这里停顿一下,让人觉得气势紧凑,并非是画蛇添足的“俗笔”。据说“小金山”附近本来都是沙土层,在上面盖庙宇建了几回都没有成功,有一个工匠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用木排若干铺底,再在上面加土,一层一层地叠加起来终于做成了结实的地基,然后在地基上建成了一座庙宇。整个工程花费了数万两银子,如果没有商家赞助,是不能办成此事的。过“小金山”就到了胜概楼,每年的竞渡比赛在这里举行。

    胜概楼前的河面比较宽,跨南北建有一座莲花桥,有八个桥门可以上桥,桥面上设有五个亭子,扬州人称为“四盘一暖锅”。沈复认为这座桥的设计不甚合理,原因是花钱太多且又过于花里胡哨。

    莲花桥的南边是莲心寺,寺中突兀般建有一座喇嘛白塔,金顶缨络,高高矗立于云霄。莲心寺的大雄宝殿为八角形状,墙壁是涂成红色的,寺内松柏掩映,暮鼓晨钟,清幽素雅。像莲心寺这样寺中建有高耸白塔的,大概在世上很难见到吧,这让沈复觉得很惊奇。

    过莲花桥就可以看见一座三层的高阁,阁楼上画栋飞檐,五彩绚烂,阁楼以太湖石叠加而成,用白色栏杆围着,称作“五云多处”,这有点像作文里的文章结构,任何叙述语言皆围绕文章结构而进行。过了“五云多处”就是“蜀冈朝旭”。沈复认为“蜀冈朝旭”这一景点实在是平淡无奇,属于牵强附会的附庸作品,完全没有必要建此,沈复对此没有兴趣,就赶快离开了。走到快要到达平山的地方,河面变窄,河岸边堆起四、五座小山坡,坡上种有竹和树。在这里似乎让人感觉山穷水尽前面没有风景了,可是再往前走一点,景色竟是豁然开朗,平山的万松林就在眼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沈复惊喜地欣赏着眼前的一大片松树林。

    平山堂横匾上的“平山堂”三个大字是北宋欧阳文忠公欧阳修的手迹。坊间相传的淮东第五泉,其实只不过是一口井,井在假山的石洞中,沈复尝了尝井水,井水的味道同天然泉水差不多。堂内荷花亭中的六孔井,井口以铁栏杆围着,只不过是一处人造景点,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沈复试着尝了尝六孔井的水,发现水质很坏无法入口。

    九峰园在扬州南门的一个幽静地方,此园别有天趣,沈复游了之后,认为它是扬州所有园亭中最好的一个。沈复未到康山一游,对此他不作评价。

    沈复大概地游览完扬州城的著名景点,他是一个“胸有丘壑”懂得欣赏美景的人。扬州风景的工巧、精美给沈复留下了特别美好的记忆,他甚至深深地喜欢上了这座城市。城市也是有性格的,扬州城的性格是与沈复的脾性投合的。扬州城不是沈复的福地,但是不论怎么说,扬州是沈复挥之不去的记忆之城,在后面的日子里,他在扬州得到的痛苦要远远地大于欢乐。

    沈复初游扬州的这一年,正值扬州城为恭迎乾隆皇帝第六次南巡做准备的一年。扬州的各项迎驾工程告竣,又演习恭迎圣驾之盛典,扬州城更显美丽、热闹,让沈复极大地饱了眼福。沈复这次来扬州习幕正是时候,他似乎闻到了当朝天子即将来扬州巡游的气息,这气息是热闹、奢华、排场的。第二年,即清乾隆四十九年(甲辰年,1784)正月二十一日,七十四岁的乾隆皇帝带领一干人马自北京出发,乘船顺大运河南下,开始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南巡,直到农历四月二十三日才返回京城。


     
    赞3 公益犒赏

         
    书签:
    编辑:耕石
    投稿】【
  • 收藏】 【关闭
    上一篇:流水今日,明月前身--沈复的“浮生六记” 下一篇:流水今日,明月前身--沈复的“浮生六记”
     

    推荐美文

    全部评论(0)

    相关栏目

    倾城之恋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最新作品

    遇到老周阅32次
    菊花阅456次
    故乡的秋阅421次

    热门图文

    热门作品

    2风过人微晚2021-11-01
    3悼念堂哥2019-04-05
    5如风摆渡2021-11-01

    圈主推荐

    颍上作协·2022-05-31 21:24125
    文史资料·2022-05-31 21:17156
    文艺达人·2021-09-29 09:15422
    文艺达人·2021-08-08 17:09532
    文艺达人·2021-08-06 14:5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