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火种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公交车上
  • 管理
    作者:野老 发表时间:2014-12-08 13:40:29 评论:0
    关注
    编者按:给人方便,手留余香。作为服务行业的公交车是反映社会道德和人们精神风貌的一个重要窗口。作者通过这扇窗口刻画了一幅生活画面,各色人等的表现,形象逼真,活灵活现。现代年轻人穿着时髦,道貌岸然,气质不俗,不同凡响,但是他们的道德素养却实在不敢让人恭维,大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感觉。观察细腻,笔触凝练,立意明确,寓意深刻,启迪良知,发人深省。

        下班后,我换上便装从局办公大楼里走到五十米外的公交站点时,10路车还沒有过来。也许刚过去了一班车?沒人,就我自己一个乘客,这个点,高峰期已经过去了,等吧,什么时候车来了什么时候走。不由得想起昨天下午的那件事:也是下班时间,从大楼往外走,碰上刚调来半年的李局长。李局长说老张啊又去挤公交车啊,把你调到旅游度假区派出所好了,就不必每天挤公交车了。我笑笑说,算了李局,我再有半年就内退了。现在想想李局说得也有道理啊,调到旅游度假区就不用每天来回四十里地往返了,因为我的新居就在度假区,不在市里。 
      嘀嘀……公交车来了,打断了我的回忆与思考。 
      上车后,我一看,满座儿,就多了我一个人。握住车上的吊手后,我重新一一打量起车上的乘客来,嘿,全是年轻人,男男女女没一个超过四十岁的,这满车的人,我是唯一一个超过五十岁的人! 
      车在行驶。车上的自动广播在广播:“乘客同志们,您好,欢迎乘坐公交公司的十路公交车!请您给老人、孕妇、抱孩子的乘客让个座,谢谢合作!” 
      车里,一片寂静。 
      我转回身子,看了看坐在“老人专座”和“孕妇专座”上的一男一女。那男的西装革履,戴一副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约摸能有三十出头的年纪。那女的披肩长发,拉成了直板,穿着质地高贵的旗袍,显得高雅而华美,雍容典雅,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金丝眼镜”看见我在看他,伸出右手往上抬抬眼镜,向前看去,不再接触我的目光;“直板旗袍”与我四目相对,显出鄙夷的不屑之色,把那高贵的头转向车外看去。真有意思啊,你还不屑看我,我既不是孕妇要争你的座位,又不是七老八十的等你让座,我这腿这腰都练出来了,保证不争你的座,我心里嘀咕着,颇觉得滑稽好笑。 
      车在行驶。车上的自动广播在广播:“乘客同志们,您好,欢迎乘坐公交公司的十路公交车!请您给老人、孕妇、抱孩子的乘客让个座,谢谢合作!” 
      车里,一片寂静。 
      我依然站着,谁让咱是人民警察呢?人民警察为人民嘛,虽然此时这车里再也没有比我年龄还大的人了。 
      车到下站时,上来一个满身酒气的四十出头的汉子,他往自动投帀箱里投下三元钱,摇晃着向我这儿走来。投三元钱,肯定是旅游度假区的居民无疑了,我心里想着,嘴里却对这“酒鬼”说道:“哎,师傅,你慢点,注意安全!” 
      “大……大哥,没事儿”他走到我跟前凑上来仔细打量我以后说,“还……还不……不能叫叫大哥,应该叫叫大……大叔!”一股酒气扑面而来,钻进我的鼻腔里,我皱了皱眉头。 
      “大叔,不好意思,喝喝得……高了点”“酒鬼”说,“咱有有车,不开,不违法,放放在朋友那儿……” 
      “师傅,你做得对,坚决做到不酒驾、不醉驾,对人对己都有好处!”我对“酒鬼”说道。 
      “大……大叔此话有理”“酒鬼”说着话抬起头放眼满车厢里搜寻着,我想他大概在找座位吧,不料他却说:“都都……是青……青年人,怎么没……沒有给大叔让……让个座的?” 
      我慌忙说道:“不必不必,我站习惯了,一会就到了!” 
      “酒鬼”又要说什么,车吱儿一下子停下来,原来是停靠在下一个站点上。 
      车下有人在上车,驾驶员站起来走出驾驶位置,伸出手来拉上车的乘客。原上来的是一个白头发白眉毛白胡子的老大爷,颤颤巍巍的,八九十岁的样子,手里还拄着一枝手杖。老大爷身后又上来一名孕妇,穿着宽大的孕妇连衣裙,那凸起的腹部让人瞧上一眼就能猜出准是双胞胎什么的,眼看着就像要生产似的。孕妇一边刷卡一边大声说道:“爷爷,您慢点啊!”我伸出手把老人家搀扶到我面前扶着他,孕妇对我说道:“谢谢你大叔!”我一笑道:“不谢!”。 
      车开动了。车上的自动广播在广播:“乘客同志们,您好,欢迎乘坐公交公司的十路公交车!请您给老人、孕妇、抱孩子的乘客让个座,谢谢合作!” 
      车里,一片寂静。 
      我把目光投向“金丝眼镜”,他迅速地把目光移开看着车外;又去看“直板旗袍”,她把嘴一撇,头一扭也向窗外看去。唉,人这都怎么啦,连最起码的道德都沒有了吗?我刚要动员大家给白胡子老大爷和孕妇让个座,“酒鬼”说话了: 
      “既然都……都没有让……让的,你,还有你,你……你们两……两人让……让出来!” 
      他一只手握住吊手,一只手指点着坐在一前一后的“直板旗袍”和“金丝眼镜”。 
      “凭什么,让我让?”“直板旗袍”一脸的愤怒。 
      “我是花钱的!”“金丝眼镜”把眼向上一翻,镜片后面几乎都是白的。 
      “算了,大哥,我们站站。”孕妇说道。 
      “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白胡子在我搀扶下摇着头说道。 
      我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刚要说话,这时我发现“酒鬼”悄悄将自己的皮夹子掏出来丢到脚下,正在我思考他这个行动的用意时,他又说话了: 
      “哎哎,谁……谁的钱……钱包丢……丢在这……这儿?” 
      车里坐着的人们,低着头摆弄手机的,向外看的,闭着眼养神儿的,一听这话儿,突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酒鬼”那儿,有几个人还站起来,探出身子看过去,还有的在摸自己的衣袋裤袋。 
      “直板旗袍”拉开放在胸前的小皮包检查一翻,放心地盯着地上的钱包;“金丝眼镜”摸完了上衣口袋,又站起来摸裤袋,摸完后说道:“是我的!”说着弯下腰就要去拣钱包。 
      说时迟,那时快,“酒鬼”下边用脚踩住了钱包,上边双手抓住“金丝眼镜”的衣领子往外使劲一拽,“金丝眼镜”就爬到了车厢里,成了狗吃屎状儿。“酒鬼”又一把把白胡子老大爷往前一拉,双手摁到“老人专座”上坐了下来。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天衣无缝,不到一分钟完成,干脆利索! 
      我喊住司机停下车,“金丝眼镜”也从地上爬起来,气急败坏地想动手反击“酒鬼”,我一把拉住他,另一只手掏出警官证,说道:“我是警察,不许乱动!”“金丝眼镜”不知是理亏还是慑于我的威严,老实下来,恨恨地看着“酒鬼”。“酒鬼”拣起自己的皮夹子装进口袋里,说道:“看……看什么?你应……应该看这……这儿!”他指着“老人专座”四个字,继而又对惊恐的“直板旗袍”说道:“你是……是自己让……让出来,还……还是也……”“直板旗袍”乖乖地站起来把“孕妇专座”让了出来…… 
      “酒鬼”看着孕妇坐下来,他说:“真……真怪了,一车年……年轻人,还……还赶不上喝……喝高了的俺!” 
      车又要开了,“金丝眼镜”大声道:“开门,我不坐了!” 
      “直板旗袍”也说:“我也不坐了!” 
      司机打开车门,这两个人跳下车去,嘴里忿忿地骂着什么。 
      车开动了。车里又恢复了寂静,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似地。那些坐着的青年男女,有的木然地看着车外的景象,有的低着头摆弄着手机,有的闭着眼养着神儿。 
      “酒鬼”把臀部靠在白胡子老大爷的座位椅背侧面,一只手握住空中的吊手,闭着眼,大概酒精又使劲儿了。 
      我,一只手紧握住吊手,依然站在那里。 
      车在行驶。车上的自动广播在广播:“乘客同志们,您好,欢迎乘坐公交公司的十路公交车!请您给老人、孕妇、抱孩子的乘客让个座,谢谢合作!” 
      (全文完) 


     
    赞2 公益犒赏

         
    书签:
    编辑:若愚
    投稿】【
  • 收藏】 【关闭
    上一篇:空中烟花 下一篇:爱在动乱岁月(中篇小说)
     

    推荐美文

    全部评论(0)

    相关栏目

    倾城之恋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最新作品

    遇到老周阅32次
    菊花阅456次
    故乡的秋阅422次

    热门图文

    热门作品

    2风过人微晚2021-11-01
    3悼念堂哥2019-04-05
    5如风摆渡2021-11-01

    圈主推荐

    颍上作协·2022-05-31 21:24125
    文史资料·2022-05-31 21:17156
    文艺达人·2021-09-29 09:15422
    文艺达人·2021-08-08 17:09532
    文艺达人·2021-08-06 14:5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