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火种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阚氏五虎(1)
  • 管理
    作者:王霁良 发表时间:2015-03-24 09:15:14 评论:0
    关注
    编者按:作者以深沉的笔触描绘了“阚氏五虎”的阴险毒辣。刘夏是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年仅11岁,因掏骑自行车不慎撞倒了他们的母亲阚孟氏,并无大碍,刘父既上门道歉又赔了款,五虎也答应没事,可是背后又活活把刘夏掐死。假借母亲暴亡举行了盛大而隆重的葬礼,岂知遭了天谴,棺材行至途中狂风大作,棺材被电线杆子砸破,从中抱出了裹着白布的刘夏。小说没有直面写出阚氏五虎的邪恶,而是让刘夏的活泼可爱和隆重的葬礼烘托出来,拜读欣赏,问好作者!

      1

      在鲁西南,有一条流经我家乡苟镇的大河,叫红卫河,开掘于1966年,比我大不几岁,现在周边的村镇还这么称呼它,县志里它叫东鱼河,应该是从东明县黄河开挖到鱼台县微山湖的人工河吧。

      那一年的暑假,天真热啊,旱了整个春天,浇地的抽水机几乎把河水抽干了,我现在还记得那年最旱,憔悴的河水在宽宽的河床上散成了五条道道,河叉叉流贯其间,有两条窄道道不足一米宽,蛤蟆愁眉不展地从干涸的小壕沟蹦到有水的河沟里。我和刘夏就在这弓一样弯曲的河沟里,顶着午后的炎炎烈日,光着屁股摸鲶鱼。鲶鱼这东西真贼啊,虽然最大的也不过半斤重,可它滑得能从你屁股沟里钻出去,两个人半天的围追堵截,才逮了三条,养在岸边自己挖的一个尺方的水坑里。

      “妈的!又跑了。”刘夏腮帮子上汪着汗水,举起一只泥手挠了挠后脑勺,直起身来,腰以下沾满了滓泥,脊梁和膀子晒得红里泛黑,我知道我也准是一样,“你到那边去!跑过去!再把它截回来。”

      虽然是好朋友,刘夏的命令却不敢不听,他11周岁了,比我大半岁、高半头,在三年级一班他坐最后一排。

      我便站起身,甩了甩两手的黑泥,跑到刘夏身后十米远的地方,跳到河沟里,再向刘夏推进。刘夏已经转过身来,包抄的比我快,一边埋怨我动作慢,一边把拳头大的一只河蚌扔到硬得砖头般的岸上。

      眼看两人又要碰头了,刘夏却一下坐到水里,两手转眼从屁股底下抱出一条半斤多的鱼来,看清了,那是一条鲤鱼!红尾鲤鱼!刘夏“嗷”地叫了一声,像被蚂蝗叮了似的窜到岸上,跑了十几步才回过头来,只见他用脚跟和脚趾交替着蹭去腿上的稀泥,手捧着那尾红鲤鱼,他的话掉在光屁股后面。

      “我要这鱼了,回家养起来,鲶鱼都归你啦,拿我的衣服……”

      转眼,刘夏跳上大堤,钻进堤上蝉声不绝的槐树林不见了。


     
    赞3 公益犒赏

         
    书签:
    编辑:耕石
    投稿】【
  • 收藏】 【关闭
    上一篇: 下一篇:淘金梦(短篇小说)
     

    推荐美文

    全部评论(0)

    相关栏目

    倾城之恋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最新作品

    热门图文

    热门作品

    2悼念堂哥2019-04-05
    3风过人微晚2021-11-01
    5如风摆渡2021-11-01

    圈主推荐

    文艺达人·2021-09-29 09:15292
    文艺达人·2021-08-08 17:09498
    文艺达人·2021-08-06 14:50227
    兴趣部落·2021-08-06 09:1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