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火种诗歌网>>谈诗论道>>内容
如风一般的走过
  • 审核管理
    类别:谈诗论道 作者:子在川上曰 发表日期:2016-02-23 12:31:24
    编者按:诗为思言,透过一个人的诗歌,我们确实可以解读到一个人的许多方面。但是这篇文章还是解读太少,更多的是在重复作者的一些诗句,显得仓促只是触及皮毛。问好朋友,欢迎投稿。


      前天,美眉Q我,说如风的诗集马上就要出版了,要我写几行字。
      我一直认为,诗歌即是人生。读一个人的诗歌,其实,就是在解读一个人。



      譬如,自和如风结识以来,就发觉这是一个如风一般潇洒的汉子。
      他有自己的实业,有自己美满幸福的家庭,却义无反顾地痴迷着诗歌。创办了中国最大的民间诗社——水草诗社。定期出版着《中国水草诗报》。不定期地举办了中国当代诗人的峰会和诗歌研讨会。出版了中国诗人和商业完美结合的典范,中国第一部专业的关于葡萄酒的诗集《伊斯顿堡之歌》。这些年来,为了诗歌,他耗费掉的金钱高达数十万。他在诗歌中写道:
      “我写的诗歌很美丽/因为它们不是诗歌/它们是你,我深爱着的/情人。”
      这是一个如风一般不羁的汉子。
      他梦想着他自己的江湖,用诗歌写意着属于他的江湖。
      “流血了/流泪了/流汗了/把老本都流尽了//所以才流成了江/流成了湖/流成了/传说中的江湖。”
      这是一个如风一般敏感的汉子。
      他从赤山上的松针的脱落,感受到了时间的流逝,从时间的流逝中听到了法华院的梵唱,从法华院的梵唱中感受到了生命的悲壮和义无反顾。
      “海风吹动着赤山上的松树/有些松针落下了/没有声音,没有华丽,没有捧场/它们落下了/在法华院的钟声中/被海风吹成了一种生命的绝唱。”
      这是一个如风一般浪漫多情的汉子。
      他的《夜晚》写得风情万种,张力无限,韵味无穷,
      “夜晚,小母牛躺在干草上/心中满是寂寞/她在想我/想我威武的双角/和国王的光环/想我们在田野上交合/那田园呀,那月光呀/那风呀/那创世纪的野蛮呀/都被小母牛喊出来了/喊出来了/喊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一个如风一般自由的汉子。
      他把自己隐身于风中,雨中,时光中,风景中,诗歌中。然后让你读风,读雨,读时光,读风景。你所读的,有形无形,生命宿命,历史过程,其实都是他的影子。
      “我站在那块石碑前/观看上面撰刻的文字/许是年岁久远/有些字已经看不清楚了//所以我只能跳跃着读/读着读着/我就读碎了碑的意境/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它//我也曾经在湖畔读过一池春水/读着读着/我就读碎了自己的影子/这时候,春风很对不起我。”(《时光》。)



      在诗歌中流浪的风,是执着的。“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很孤单/有些时候/孤单也是一场春天。”(《有些时候》。)
      执着的风,有时候也是彷徨的。“走吧/在刃里画出自己的爱情/走吧/在刃里唱出自己的歌声。”(《踏刃而行》。)
      彷徨的风,有时候也是幸福的,因为他已经在诗歌中找到了自我。“他们还越走越模糊/不像我/不必再寻找自己/我已经得到了自己。”(《寻找自己的路上》。)
      作为风,我们总会因为等待的过程而焦虑,也因为等待的结果而幸福。就如他在《黑暗之光》中写的一样:
      “他在等,等一扇小小的窗户/突然间就打开/然后又几缕斑驳的光影/一下子就点亮了他的眼睛。”
      当然,累了,倦了,风也会停止流浪的脚步,回到温暖的家中,那也是所有诗人的渴望和幸福。“我听见了花坛里的花正在裂开/女儿正在球场里奔跑,爱人正在/厨房切菜的歌声/我听见了自己幸福的心跳声。”(《当晚风吹起发梢》。)
      面对着生活的重复,人生的轮回和不可避免的宿命,有时候,风也会叹息。“过去日子/它握过很多人的手/不过现在/它基本上已经撒开了//都已经撒开了/就像沙漏从中间的缝隙/漏掉的无数的沙子。”(《旧的手》》。)
      如果让风去面对镜子,或者,把一首诗歌放在镜子中,结果会怎样?能照出一些什么来?“当我离开了镜子之后/我便假设镜子空了/并开始为这种结果洋洋得意起来/也不知道镜子是不是真的空了”(《镜子》。)
      想象午夜的风翻动着清香的书页,或者书页翻动的时候,带来了夹有书页清香的风,该是怎么的惬意,怎样的一副迷人场景?“夜深人静/寂寞前来敲门/我将书的身体分开/然后骑上它//书顺从着一切/夜色无比温柔。”(《书》。)



      有时候,我想,如果风停下来了,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会不会消失?或者变成了一张白纸,被时间轻轻地翻过?或者时间的风突然吹开一本书,刚好翻开的就是他的那一页?
      他在《纸》中写尽了诗人的宿命:
      “一张纸被埋进书里/万般压抑/他的面孔/被绚丽的双封封闭。”
      “他不甘心死去/他憎恨那些异味的墨迹/在一片平庸的纸群中/他渴望拥有能够出头的时日。”
      “又是春天,西风和煦/风从他的身上一页页翻了过去/然后他很快见到了太阳/然后他又很快被翻了过去。”
      作为诗人,不管我们的诗歌怎样?最终的结果怎样?我们如风一般的走过了,我们的诗歌就是最美的,我们走过的过程就是最美的,我们就是完美的诗人。
      谢谢如风和美眉。





    用户打赏列表
    关闭
       
    上一首诗: 什么是先锋诗歌     下一首诗: 言诗
    阅读(3785)  分享     收藏(0)    投稿     评论(0)    编辑:刘幼民
    全部评论(0)
    关注
    作者:子在川上曰   拥有713篇作品
        标题     作者
    感怀阅206次
    离秋阅132次
    遇见阅109次
    面壁阅193次
    五律二首阅192次
    无题阅328次
    离秋阅132次
    面壁阅193次
    五律二首阅192次
    无题阅328次
    诗三首阅163次
    闲中得句阅119次
    清醒阅204次
    油纸伞阅251次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获得书面授权不得转载,火种公益文学保留追究法律责任权利
    火种公益文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3 huozwx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