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火种诗歌网>>谈诗论道>>内容
诗歌不是用语言写出来的
  • 审核管理
    类别:谈诗论道 作者:苦海 发表日期:2021-07-09 13:04:27
    编者按:在阅读此作的时候,我能够体会作者的愤怒是有原因的,但作者的举证手法是不能令人信服的。词汇放在作品里,未必突兀,但是单独拎出来,就显奇怪。作者罗列的那些词汇,大概率上,不会无一遗漏的出现在同一篇文字之中,自然而贴切的使用其中几个,组成文字必要的构建,并非罪责。愤怒会让人歪曲。所谓修剪枝蔓,是剪除芜杂和蔓生,并不是将灌木连根茎也一并拔起。
    可能作者自己不是那种人,不知道跳跃性的思维是怎么产生的。但凡事它都有个开头,比如:风筝浑沌了白天的耳朵。很混搭吧?单独这一句,它就不成立。而为了使其成立、使其合理,之后的拓展与逻辑闭环的构建才是关键。但是因为开头你就用到了这些概念,之后的补全过程,自然会用与之相仿的概念,这类似于修旧如旧。那你说,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有毛病?为什么不能直抒胸臆,为什么要搞这种“杂种”?那么首先,你不能干涉别人不做什么。那你说了,你现在就在干涉我干涉别人的权利。你看啊,你先动的手,我阻止你动手。虽然是以暴易暴,你是犯罪,我是执法。可能程度说的过于严重了,但你仔细想想,道理是不是这个道理。其次,给你讲个冷笑话。说一个老吸血鬼常往女厕所里跑,找带血的卫生巾。小吸血鬼不解,问我们不是吸血鬼吗?老吸血鬼回答,现在吸血不容易,捡个茶包泡一泡也是好的。就类似这个道理。海子为了能够吸到诗歌最纯粹的血液,是在用自己的寿命献祭的。你有没有这么疯狂我不知道,至少大多数人没有。那么,世上没有天然的金锭。你要从日常的繁琐中发现散碎的诗意,并将它们榨取或提炼出来。风筝浑沌了白天的耳朵,在你看来就是句呓语,但是在组织起它的我眼里,我的脑子里是有后续文案的,且为了使这篇文案不仅仅流于表面,而是有多重的逻辑关联和呼应,我是要从大动干戈到精修细调整理至少30遍的。原因就是这个句子本身是有诗意的,而它之所以有诗意,恰恰是因为它用了大词。而如何放大、聚拢、凝练那些原本似是而非的诗意,这是一门手艺,是手艺,就需要刻意练习。毕竟天才是少数,他们起步早、发光早,但是最终的成就未必有那些刻意练习者多。看看不爱训练的艾弗森,再看看每天看着洛杉矶凌晨四点的科比,你就知道,伟大和伟大之间,不完全是等号。所以,刻意随机地制造一个命题,这种随机,就好像卜筮一般。四个铜板落在桌面上,那是四个铜板吗?那是基于这四个铜板的一套解释系统。而我刻意练习的,就是这样一套系统。你觉得铜板没有意义,铜板当然没什么意义。但是你如果看不到它的背后是一套正在日益锤炼的解释系统,就证明你根本就不懂何为自我迭代。
    但我想你是懂的,至少你签名的变化印证了这一点。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作为事物发展的必然阶段,人不轻狂枉少年,这里的少年未必指你还在豆蔻年华,而是指心理状态。人的一生中,如果他有志向,必然会有那么一段极度自负的时日。作为过来人,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在人的自负阶段里,他作品的含金量和可取程度都非常低,不是横向比,是纵向和你自己比。如果你真的还会进步,你就必然会经历一次或数次的劫难,用来把你过分的自我欣赏砸个稀碎并尽数剔除。重塑之后的你,才会有本质的提升。这个时候,你再去看你自负阶段的作品,大概率上,会不忍卒视。至少这一篇文章里的许多表述,都会让你在十年之后重读之时,感到羞愧无比。当然,每一个自负的人都会有一定的本事,但把两万的月薪说成两百万,还是会遭人鄙夷的。
    另外有一件事情,我可以和你打赌。诗歌没有遥远的未来。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就是为诗歌守灵并唱好挽歌。至少我是自己喜欢,并觉得这辈子我都会坚持写诗。至于传承推广,或是苦熬到出头那一天,我没有那个宏愿。有人主动来问,我会倾囊相授;没人来,就自我欣赏。我相信,诗歌作为一种语言形式,作为皇冠上的明珠,任何的年代,都会有人爱好。多和少,我不关心。这就到头了。
    另外,我对于作者的崇洋媚外十分鄙夷。当然这和爱国并不互斥的。但这像极了向自己喜欢的姑娘表白被拒,于是移情别恋,去找另一个和她名头相当的女子做舔狗的样子。会这样,恰恰就是因为你自负,你觉得凭你这风姿卓越,那姑娘跪舔你也是理所应当的,琴心暗许或许也是早已有之的事情,怎可如此不讲情面的当众让你难堪!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在别人眼里,你是个什么形象?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你就是个弟弟。而弟弟的愠怒或是牢骚,姐姐根本就不care。所谓嫌货才是买货人。你对于中国诗歌嫌这嫌那,恰恰是因为你削尖了脑袋想进去,想得奖,想证明你的奖和别人的奖不一样,只有你的是实至名归。可俗话说得好,站在一个山头,看到一个更高的山头,你首先要做的,是从这个山头下来。你不抖擞掉你那一身轻浮,你就永远不配拥有你想要的那些。而悖论在于,当你从这座小山头上下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你都不会再去想什么得奖,什么名望,什么配不配的问题。别人是有很多问题,你自己身上的问题也不少。骂别人,别人听吗?点醒自己,改变自己,你是能够真正受益的。
    作者脑子里似乎一直有“天欲将降大任于斯人者”的那一套心法。但实际上,大任这个东西过于画饼充饥、望梅止渴。在漫长的时间里,你是要和平淡为伍的。在平淡里,最难打消的,其实是寂寞。为了度过寂寞,你需要有一个绵长而温和、且能和你互动的动因。这个动因,往往叫做知己,当然,不排斥红颜知己。所以,成长的过程,满不是你想象的那种自虐自控,然后产生满满的内啡肽。其实,成长,可以是日拱一卒。写日记就管用。为了写日记,你会要求每天都过的有点意义,至少是值得被记录。
    最后我想说,这其实不是一篇文学评论,它是一篇政治檄文。所谓谈政治必分你我。这文章,通篇都在谈你我。而事实上,你说的你们,没有指名道姓。而你说的我们,你真的认为,你和海子、顾城,是一个级别或者是在一个战壕里的人吗?人生来就是政治动物,但是你看看海子和顾城的名句: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想你。我要把远方的远归还草原。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亚洲铜,亚洲铜。你还没来,我还在等。诗是树叶,比秋天短,比世界长。黑夜给我的黑色的眼睛,我却用来寻找光明。这哪一句,不透露着消除你我芥蒂的意思?所以还是政治动物的你,远不配和他们称我们。
    作者的作品我看了,确实有几缕海子和顾城的气韵,但明显能看出有上限。就是按照这个样子画下去,只能画虎类犬。作者的诗歌观念,既不成熟,也不高级。但是却议论高级中的低级,虽然说的不无道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虽然说瘦死了,你自己却也不是个高头大马,比一比,在不是很好与不是很好之间,成年人不做选择,都TM不要。其实条条大路通罗马。儒道释,同理不同宗。因为现有的体制不承认你,你就要自立一个体制,并觉得它在N多年之后会成为主流,这种想法,就是不折不扣的懦弱。这就好比是一个秃子,和常人比谁能更长时间不理发。有谁愿意自己是个秃子?但要将它拿来和人比的时候,却会尽量说成是一种优势,这就是违心。
    怎么说呢,如果说作者是个司机,那么你驾驶的这辆车已经明显超速,有着强烈的失控的迹象。事故只是迟早的事。至于是车毁人亡,还是劫后余生,你要听凭造化。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你对于造化这件事情,才会有更深刻的认识,那么反观你今天的这些言论,你会笑自己少不更事,不知这世间的深浅。而十个你这样的人里,九个都会丧失创作的意愿,剩下的一个,会从此收起狂傲,保持对宇宙的敬畏。到那个时候,你会对你现在所鄙夷的东西,有一种翻转式的认知。当然,很多人对其的表述是过分的、虚浮的、空洞的。那是他们的问题,并不意味着,在你认知和厘清的表层世界之后,没有 一个更为深邃而神秘的世界。到那个时候,极有可能,你会成为你最讨厌的那种人,想要用尽一切,去描摹那难以言说的景象。这个时候,你会觉得你说的对,又不对。诗歌确实很难用语言来写,但是能写出来,就是一种本事。那时候,你对于这种本事的态度可能就不再是鄙夷,而是羡慕和求教。

                                   诗歌不是用语言写出来的

                                     文/黑龙江   苦海

           现在写诗除了使用口语的一族,还有一派就是凭感觉和语言造诗,就像人工授精,一定要有“光”和“时代”这样的时间大词,坚不可摧,谁敢说不好?还有这些词:“胸腔,亡灵,裂隙,光点,雨水,伤口。”都是堆砌时尚的词汇。而来自生活的机巧,生活气息浓郁,巧借诗歌发挥的性情感情灵感之诗,像顾城和海子那样的诗人的性格灵感之作,有感情,有亲情,也巧妙的诗,似乎不太受重视了。有的写诗者的语言结构有模仿外国的翻译诗歌的嫌疑,结构仿外国或国内翻译,语言模仿有文化的古书词典之类,聪明之处,在于模仿之内还有自己的口语说话表达方式体现在其中。“深渊,秘境,裂缝,回忆,唇语,泪水,春风,有这些好诗歌的必用的美词:“时光,种子,泥土,草木......”,使用造境主要是通过这些词汇:“星辰,星球,大海,星光,星星。”“土地,青草,雨水,冰雪,汗渍,缓慢......”,尤其是最后阶段,要有明显的人为拔高升华,再使用这类的两个词汇很厉害:“一生,光阴,疏离,美学,虚构,结痂,体内,神秘,广袤,谦卑,时空,消失,证词,出窍,训诫,内心,底片,有限,变深,颤抖,卑微,游魂,神袛,宗亲......”,敢不给评奖?语言营造陌生感最强的诗人似乎越是好诗人,但是,笔者认为这都是作诗的,制作得很精巧,不知道未来是不是伟大的诗歌?中国当代诗歌在语言上的使用和编码有世界的眼光。有的诗人的语言是最狡猾的,就是我们现在我们中国的诗学中最提倡的:张力!不管合不合理,跳就行了;具象词汇实词与抽象词汇虚词混搭;使诗歌显得最好看;特像外国现代派的诗歌;这样的诗是高人写的诗;但是,你看,其实,如果你认真研究对比一下这种诗人的这类大量的诗作,其手法都一样,其实,挺虚的,但确实好看,当然就是获奖专业户了。这都是当代中国诗坛上的看似高人的写诗方法。而灵感制作:直白抒情,不设计语言张力,没有弯弯绕,发自肺腑,发现了真理,原生态的,要想成为好诗,就必须要和语言制作相辅相成。

           在遥远的世界星空中,未来的这片中国的土地上最好的诗人,一定是不被当今的中国各种所谓诗歌潮流所认可的诗人,我就是这样的诗人,我敢说。我经常读到那些大量的获奖的发表的其实是编造的打磨的诗歌赝品,我嘴角有一丝鄙夷,随后复归正常。因为,我的微信签名是:满世界的火柴一划准灭,他们不知道恒星永远在哪里闪亮。后来改成:静水流深。又改成:我是无冕之王。

           在我们中国这样的文明的有纪律的国度里,只有言行规范的人才能是著名诗人,桀骜和特异的都不能有地位,这与张扬自由主义的西方不一样。在我们中国,几乎是清一色性格的稳重精明文明性格的人在做官,著名诗人也是清一色的那些追名逐利有一套的,所以,中国的腐败也是清一色的。所以,中国的一流诗人在美国是二流诗人,二流诗歌比一流诗歌著名,如果在西方,就正好相反。所以,就艺术文学来讲,我们中国的不少性格张扬真诚的诗人是生错了国家。但我还是爱国的。在中国,真正优秀的磨炼后能成为好诗人的,是不被他所生活的,时代的主流诗观,所接纳的。在中国,在这个时代,能被主流诗观,被评论所接纳的著名诗人和诗歌,其实,恰恰是平庸的一类。他们会被捧得很高。但仅仅就是诗好而已。也没那么好。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有地位和权力。其实,当今的文学教授,专业诗评家,主编编辑,编者,获得鲁迅文学奖的诗人和诗歌,一定都不是千百年后能真正永恒的诗歌,否则,无法解释当年没有获奖的而且当时多受诟病的:北岛,昌耀,顾城,海子等诗人。他们的诗歌都没有在语言上胡扯八道,远离自己的生活而深挖内涵和外延、没有追求什么永恒的宇宙意识跨度和词语的粉饰性张力。如果顾城和海子活着,你让他们弄个鲁迅文学奖,他们肯定也弄不上,因为以他们的性格,根本不交流、不交际、不出面、不社交、不参与、不会耍心眼、不会讨好谁、不会感谢谁,甚至发表作品都成问题,只要他们活着,这个时代的评价标准就不会认为他们的诗好,而那些投机钻营的家伙活着时,诗都很好。

           所以,我要一遍遍强调:在中国,最优秀的诗人是在他所生活的这个时代,准确的说,在他还生活着的时候,一定不是优秀的诗人,他是一个一般的、普通的、不被接纳的、不受重视的诗人。中国当代的诗歌,中国对好诗的认定,现在,有一个最大的误区,就是那些被诗评家们,被主流的诗潮所认可的好诗,往往是脱离自己的人生而单纯玩弄语言技艺让语言胡乱跨界的诗歌,而开始忽视传统,就是:好诗是心灵的、是灵魂的,是情感的,是人生的,它不仅仅是语言的问题,不仅仅是技巧的问题。所以,我们的诗评家们,把那些很艺术化的美学诗歌,评论得头头是道,说他们是好诗,可是,其实他们是很愚蠢的,因为,他们在主要的方向上已经南辕北辙了:诗歌不应该是语言的玩偶,而应该是真人的语言。所以说,中国真正的好诗人,他一定是不被主流的思潮,诗歌理论,诗歌观念所认可,或者说,那些观念不敢认可他,是一个好诗人,不敢承认他的诗歌,就是最好的诗歌或者是优秀的诗歌。所以中国的好诗人,好诗歌,不可能在著名诗人中,不可能在著名的诗歌中,也不在第一线的诗歌中和诗人中,可能就是在芸芸众生的诗人队伍中,可能就是在一群诗人中的末尾。我们认可的好诗人,好诗歌,实在是太多了,这反而说明好诗人好诗歌的平庸,他们是平庸的诗人,他们的诗歌也是平庸的诗歌。我们中国的诗歌,也有两种平庸,一种是民间的,占山为王的,本身就是平庸的平庸;另一种是高层次的,上层的,乍一看都是著名的,或者说确实也是很著名的,但是,他们实际上还是另一种平庸。真正优秀的诗人,好诗人,杰出的诗人,他们的诗未必真得就是伟大的优秀的好诗歌,甚至就是一般诗歌和当前所认定的坏诗歌。但是,你的内心里肯定也是爱读他的诗,心里认为他是真正的好诗人,但你又绝对不会承认他!举例来说,譬如,他就是我!因为,我是一个得罪诗坛的人!所以,只是你不愿意也不敢让我著名而已。而我本人也不想著名。但我也知道你们写的那些诗再好都是没用的都是过眼云烟,因为你们都太假了!太为了一个写诗的目的!

           我还是认为:真正的好诗绝不是那些做作的有目标的有理想的完美的讨好这个时代艺术标准和趋势的艺术品。而我的诗以自己丰富的感情世界充满了我自己的一生多彩世界各种各样的感觉和发现,所以,我是真正的好诗人。好诗歌一定是主观的,诚实的,心灵的,真情的,血液的,性格的。而现世的诗坛思潮观念,扼杀的恰恰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好诗人,天才诗人,优秀诗人。他们的诗歌一点不复杂,一点不狡猾,他们不需要被诗坛记住,发表,表彰,朗诵。现在的这个对语言上的营造和花里胡哨的处理,被我们诗评家所接受的,这些博大精神的、诗歌观念和语言上都很先进的花哨的理论,其实相反还是在证明一个不三不四的真理:真正的好诗人是在现世的诗歌理论和评价体系的视线之外的人。好诗歌不是硬写、硬做出来的,不是挖掘思想,不是模仿某刊某人的语言,不是迎合风尚,不是从外国那里借鉴,不是太精明的人太听话的人或者太坏的人能写出来的,它是只适合某一种诚实正直美好深情的诗人写的作品,这一种人,才是诗歌的代言人和创造者。诗歌,它是歌,它是灵感,它是情感,它也是语言,但它不完全是语言,它是技巧,但不完全是技巧。他是天才,而天才又需要刻苦,以及随遇而安,平常平淡的心态和生活方式。绷得太紧的诗人不是诗人,散漫的诗人才是诗人,太专家太理论的诗人也不是诗人。我相信,那些著名的评论家和诗人,他们都是有偏见和漏洞的,他们的性格,是有偏差的,是不完全的,所以说,任何一个当代著名人物都没有对诗歌的真正发言权。诗歌是游戏,是所有人可以参与的一种游戏。游戏的获胜者有很多。但是,失败和胜利不是以规则来区分的。而我认为,胜利者是失败者,失败者才是胜利者。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把诗歌当成了一种玩物,一种需要技艺的玩物,他们写的东西都是技艺,都是手艺,但是,诗歌,它是生命!

           啊。诗歌没有那么复杂,那些大师们,已经把诗歌弄得太复杂了,当然诗歌也没有那么简单。我生活在一个充满了模仿的好诗歌的中国,一个充满了一般的著名诗人的诗歌时代,我生活在他们中间,但我是一个普通的杰出而伟大的诗人,我写过很多坏诗,也有好诗,我写过各种各样的乱七八糟的诗歌,我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是一个危难时敢站出来的人,总之,我必须是一个真正的人。我会一直写诗的,不,写诗歌的,它本身就是歌,我要歌唱下去的,歌唱自己和世界,我写的没有那些人发表的多获奖的多,没有他们写的那么壮丽辉煌,那么探索,那么复杂,那么深刻,那么老练,那么老司机,那么多优美的查字典的词汇,我只是写自己的心灵的感觉,情感和普普通通的平凡真实的生活。有很多著名诗人,他们是制造诗歌的高手,原因就是因为诗歌现在已经融入了狡猾的因素,已经融入了很高的智商,是一门技术。而真正的好诗,可能是幼稚的,愚蠢的。我认为一个好诗人的优秀只在于他的独特的心灵是无法代替的。

           我们的诗坛也应该去寻找真正的心灵诗人,而不是那些靠乱码语言,玩技术游戏,奉承别人、靠得奖、就能出名的,众多的著名诗人。诗歌不需要完美,诗歌是残缺是低劣,但是,它的美也像太阳一样,光芒万丈照耀污泥。真正杰出的诗人在明天在那些当代的著名诗人和好诗歌的视线所看不到的地方。

           诗歌不是用语言写出来的,写出来的不是真正的好诗!诗是可以不写的,诗是不需要努力的;以上,我的哪一句最是诗?看到那些犯了根本错误的诗歌,我是默不出声,幸灾乐祸呢?还是振聋发聩,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

           诗歌不是用语言写出来的,因为,他们——所谓的中国的著名诗人们,呵,他们都太会写诗了!他们都太会用词了!读了当代诗坛上大量的词汇高级的现代诗,我不禁伸出大拇指:好诗!但他们毕竟是假装的哲学家,而不是真正的哲学家。他们已经扮做高人把诗歌破坏得强奸得差不多了......!




       
    阅读(1035)  分享     收藏(0)    投稿     评论(0)    编辑:塞宾的左手
    全部评论(0)
    关注
    作者:苦海   拥有30篇作品
        标题     作者
    诗四首阅133次
    沉睡阅172次
    热气球阅167次
    诗四首阅140次
    诗三首阅136次
    蒙尘阅233次
    四首阅292次
    沉睡阅172次
    热气球阅167次
    诗四首阅140次
    诗三首阅137次
    蒙尘阅233次
    顺理成章阅292次
    三首阅270次
    莽撞阅445次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获得书面授权不得转载,火种公益文学保留追究法律责任权利
    火种公益文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3 huozwx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