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火种诗歌网>>谈诗论道>>内容
诗评论《冬天,我爱过(组诗)》
  • 审核管理
    类别:谈诗论道 作者:苦海 发表日期:2021-07-22 12:36:39
    编者按:大而无当,是我对于作者这件作品的整体印象。虽然很多局部看上去很美,但是从整体看来,一篇文字的功力多半体现在如何收束上。作为结句来说,比如第一篇祖国的出现十分突兀,这样的转折实在是有些太硬了。
    此外,之前作者在其他的议论文里指摘过那些用大词的所谓正统诗人。但是作者在第二篇里,开篇就用了浩然之气、脊梁骨、英雄梦、遗世独立这样渲染性极强的词汇。而且这些概念使用的并不自然,感觉在为炫技而炫技。尤其是“与你通透的是水池边一只蚊子吐放的野玫瑰”,吐放是个什么鬼? 吐出来然后绽放?这是一个典型的生造词语。而喜欢生造词语并不加顾忌地使用,是一个作者在成长期不成熟和不稳定的典型标志。为什么要自己生造词语,一来是因为词汇量不够多,二来是没有吃透很多基础词汇的深层用意。才导致不得不自己编造一个词语,来表达自己想要表达却表达不好的那个极为别扭的意思。还有很多词确实是既有的,但却被牵强附会地使用,比如“玎玲”。一个形容玉石交鸣的拟声词,我就算你的遗骨已经变成了玉骨,那什么叫“玎玲着暗火”?一个拟声词可以做动词来用吗?我们简单一点,把玎玲换成叮咚。泉水叮咚,这是通的。泉水叮咚着山涧,多少也是通的。泉水叮咚着雾霭,你这隔山打牛啊!
    当然,你可能会说这都是一些小毛病,但这恰恰说明,作者还没有能力将精度铺展到细处。还没有锤炼一件字斟句酌的作品的本事。如果你在这个阶段锐意进取,通过大量发表作品来累积创作经验,那还就算了。如果这样的创作你都已经是一个挤牙膏的状态,那么你的潜力就十分有限了。
    然后从组诗的创作来看,其中一定是含有某种因果律的。从第一首的点题,到第二首的倒叙,到第三首的抒情,再到最后一首的怅惘。这说明作者还是有能力把握顶层设计的。这种对于顶层设计的把握能力,从作者所有的作品中其实都有显现。但是这其实恰恰是作者目前阶段的局限。也就是说,你是有一个明确的顶层设计之后,去按部就班地实现文字布局的。或许真实情况会有出入,但至少看起来就是这样。
    而一种更为高级的写法,其实就是随缘,跟着感觉走。比如你脑海里突然有了第一句,写完第一句,第二句会自动生成;写完第二句,有蹦出第三句。我一般都会顺从大脑的第一反应,因为在大概率上,这是潜意识给出的深度关联。然后难度反而是写一个题记,再写一个题目。题记是对于文字的归纳,而题目是对于题记的提炼。当然,很多时候,初稿会有很多的逻辑漏洞,那么这个时候不要过度地迷信第一感觉,该修正的地方修正,很多时候,甚至会扭转之前的逻辑走向。而反转之后,你发现一切突然都顺畅了。有时候,该断则断,不必要的累赘要忍心删除。比如“昏暗醒目,仙境的香炉铺向光芒的逃遁/五彩的乌云遇见形式主义的煮鹤焚琴”,单独拎出来,根本是不知所云。昏暗醒目、五彩的乌云,就很花里胡哨。形式主义的煮鹤焚琴就很废话,煮鹤焚琴里面本身就有形式主义的意思。铺向二字意味不明,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遇见了要干什么?还是这几个字,重新编排:仙境的香炉焚煮逃遁的光彩/醒目的乌云昏暗了形式主义。这样表达外观更通顺,内涵上也有更鲜明的矛盾与冲突。当然,从整体来看,原来的语句可能会有更多的信息量,也更为妥贴,但前提是读者会反复阅读全篇。如果你预设你的读者只有读一遍的耐心,或者你要有本事让他们读完一遍还想再读第二遍,就要改进你的写作策略。你要知道一点,很多时候,诗歌是在输出价值观,而价值观的本质,是排序。同样的字词,移动前后顺序,就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价值观。而这种排序游戏,类似于解开一个puzzle。你只能从基层做起,然后步步累加,最终为之命名。而不是反过来,先设定好框架,然后没有悬念地进行写作。那是写小说,而不是诗歌的最优解。
    至于那段评论,实在是过于牵强附会。我觉得他的水平还不如作者高。就仅仅因为第一篇里有祖国二字,就将全篇理解为政治抒情诗,并以此为抓手来解释全篇的逻辑,这里面就充满了牵强。这里的主题一直都是爱,而爱的主体在反复变换。祖国,只不过是作者给自己加的一个砝码。而全篇的主体,其实是四维空间里的你我关系。用人话说,作者描述的重点,是随时间而变化的你我之间的联系。你说这是政治,勉强算对,谈政治必谈你我嘛。但是你要觉得这个东西和祖国有莫大的关系,作者当然不会反对你这么理解,但从文字本身的构架上,这里面的你,是忽大忽小的。大起来,是自己的祖国;小起来,是自己的爱人。作者是在输出不特定对象在不断切换之间,对于自己内心或相似或迥异的触动。你这样理解,显然会更高级一些。

    诗评论《冬天,我爱过(组诗)》

     

    文/苦海(黑龙江)

     



    冬天,我爱过

     


    雪花从我眼前飘逝

    就这样飘逝

    斜着风的身子

    像一条寒冷河流

    飘落着幽寂

    飘落着湿冷

    我的生活就这样飘逝着

    在我行走的一个个脚步前

    岁月和年代就是这样流淌的

    不带着我的生命印痕的大雪从来没有过

     

    我用满腔热忱爱过了

    用责任与忠诚爱过了

    我用漫漶雪花和春秋的太阳爱过了

    我用一点一滴的回忆爱过了

    但无可奈何花落去了

    我充满忧悒和欢畅地爱过了

    多少爱不能抵达现实的无乃

     

    我用兰坡的《醉舟》和《元音》爱过了

    我用质能守恒定律E=mc2爱过了

    我用虚无,含羞草,龙井茶,臭鸡蛋爱过了

    我甚至用骨灰盒,西域,黄河的万古流芳东流去爱过了

    哈尔滨,北京,上海,美国,英国,瑞士达沃斯论坛也都爱到落雪了

    冬天,我们的雪龙号终于抵达南极了

    南极的雪墓旁,龙卷风中依然望见我秀色可餐的祖国

     




    你的春天的美艳生活

     


    春天,在高铁车厢里没有收到你的浩然之气

    春天,年轻而肮脏的花香在前方戳你的脊梁骨

    平静,未来随梦吧,草木的梦,英雄梦

    你的春天就是一部哲学作品,遗世独立

     

    春天,山草茂盛,盛开的菊花,蒙头转向

    昏暗醒目,仙境的香炉铺向光芒的逃遁

    五彩的乌云遇见形式主义的煮鹤焚琴

    与你通透的是水池边一只蚊子吐放的野玫瑰

     

    倾覆回忆的梦幻泡影,意境是一片行装人生

    ——金色的箱子里,你读书和飞翔!

    苍海一粟,你书写:相遇的春宫是造化的蹉跎

    游手好闲,乱弹:百媚一笑的鬼,国色天香的魂

     

    春天,网一江水修剪她的比基尼泳装

    春天,雪的酒量在旅馆露点时已经一杆子到底

    春天,笑得蜂飞蝶舞,笑可以睡眠,笑黏涎着丝丝入扣

    春天,你们曾经在真诚里谈着谎言,真诚燃烧着谎言

     




    我的冬天的林地

     


    因为冬天的林地没有了草

    也就流云般地走了花

    当枯树认错了绿叶

    也就是光的沙漏里省略了鸟鸣

     

    当苍天上亵渎了太阳

    纸扎的梅花也就没有了祝福和明亮

    当天空上只有灭绝的如蓝

    从我的面颊只有风吹化的季节的冰花

     

    我如鲁宾逊漂流到这冬的雪花岛的林地

    妙手也不能回春夏天,晚霞是漫天的中国结绚丽着树灵芝

    传说酒酣耳热后,我在守林人的小木屋新婚,空闺里是春天的溪水

    飘拂的雪中的呼喊,禁用我的你的爱,听!悲哀的返梦

    看!遗爱的故乡,春天在蝴蝶中看戏,看见我和你的遗骨玎玲着暗火






    我的冬日的思念

     


    我扯不住夕阳的手

    只有眺望它燃烧的内核

    谄媚地美容着雪地

     

    我借助一只鸽子知道

    你用金色的胸脯鸭梨

    游艇般风中划过我的山峦

     

    一只树叶暮色里飞起

    我望梅不能止渴

    那折转的雪花的背影

     

    夜空一朵音画般的月

    给你点播我的一封触屏短信

    窗在白桦树的冬风之外写日志,你知道吗

     

    我们之间是这一束芳香的一场大雪的凝视

    我若残照,夕阳就若我唇齿之岸飘落的吻痕

    夜空,我清空你的信箱,转发你的月亮给我永爱的人。

     

    (刊载于《大风诗刊》2014年秋季卷)

     


    【无水河的赏析】:

     

    《冬天,我爱过》是一组充满激情的政治抒情诗,是一组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艺术杰作。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是诗的基本思想内容。圆周句式“我用……我用……我用……”,圆周句式大多出现在抒发强烈情绪的作品中,悲伤痛苦的情调最宜用它来渲染。诗写的是“我”与祖国的关系,用这种句式,增加了痛苦和挚爱的深度。这首先表现在他的《冬天,我爱过》:“我用满腔热忱爱过了/用责任与忠诚爱过了/我用漫漶雪花和春秋的太阳爱过了……冬天,我们的雪龙号终于抵达南极了/南极的雪墓旁,龙卷风中依然望见我秀色可餐的祖国”。另外还深深蕴含了诗人对下层人的人文关怀以及对现实无比的忧愤和难以压抑的激情,一并体现了诗人扩大的视野和博大的胸怀。《你的春天的美艳生活》:“春天,在高铁车厢里没有收到你的浩然之气/春天,年轻而肮脏的花香在前方戳你的脊梁骨/平静,未来随梦吧,草木的梦,英雄梦/你的春天就是一部哲学作品,遗世独立”以景喻情,情景交融,理想与现实的激烈冲突,为他的词构成悲壮的基调。第三首节头两行用“因为冬天的林地没有了草/也就流云般地走了花”与“当枯树认错了绿叶/也就是光的沙漏里省略了鸟鸣”构成认知与感慨的对比,寓意“我”的忧虑,但“我”的胸中仍包容着整个祖国。甚至迷惘、深思、沸腾,与富饶、荣光、自由,也是性质相反的对衬,以见出痛苦和欢欣的无限。如果前三首是写“我”与祖国的关系,第四首则是反过来写祖国和“我”的关系:“……我们之间是这一束芳香的一场大雪的凝视/我若残照,夕阳就若我唇齿之岸飘落的吻痕/夜空,我清空你的信箱,转发你的月亮给我永爱的人”。句法参差正是心情激动至极的表现,在对全诗主旨的双重呼唤中结束全篇,达到最高潮。全诗皆以意象描绘,以情贯穿。所选意象既质朴又鲜明,既独特又贴切,每一个词也都与被描绘的景象紧密契合。抒情又非一览无余的倾泻,而很注意其波动的节奏,由悲哀、低沉到欣喜、高昂,又由亢奋到深沉,其中纠结着悲怆、忧患、炽烈,失望与希望,叹息与追求等多种复杂而凝重的感情,体现出诗人独有的委婉幽深、柔美隽永的抒情个性。





       
    阅读(854)  分享     收藏(0)    投稿     评论(0)    编辑:塞宾的左手
    全部评论(0)
    关注
    作者:苦海   拥有30篇作品
        标题     作者
    诗四首阅133次
    沉睡阅172次
    热气球阅167次
    诗四首阅140次
    诗三首阅137次
    蒙尘阅233次
    四首阅292次
    沉睡阅172次
    热气球阅167次
    诗四首阅140次
    诗三首阅137次
    蒙尘阅233次
    顺理成章阅292次
    三首阅270次
    莽撞阅445次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获得书面授权不得转载,火种公益文学保留追究法律责任权利
    火种公益文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3 huozwx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