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火种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老牛的晚年
  • 管理
    作者:昭君屈子 发表时间:2022-06-05 20:22:12 评论:2
    关注
    编者按:幸福的定义,除了自我满足,还来源于某些目标达成后的喜悦,也可以说是和不幸之对比后,对自身处境所产生的满足感的再现。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所能体会到的快乐与满足,某种意义上可以使亲情得到升华。沙泊柳曾在短文《追求中的欢笑》里这样描述幸福:"不要以为让今天的人们感到幸福的东西还能满足未来人群的需求。记忆中,人们最初的幸福也许是吃饱饭,后来是吃好饭,之后就是经济富足、提高生活水平,追求更美好的生活理念……"。比如中华民族传统的“四世同堂”之类型的亲情与孝道,《尔雅》中下的定义是:“善事父母为孝”;这就是中华民族传统中最不同于其它民族的幸福式家庭结构之精髓。本文作者所描述的“老牛的晚年”之状况,其实就是中国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的现状写照,不幸与有幸虽各不相同,却都源自于一个人对于生活所带有的酸甜苦辣的咀嚼,其个中滋味,就是在孝行的延伸下,让人品尝到生活的幸福与欣慰所带来的其乐融融,往往幸福都带有一些美中不足,却依然实在,依旧充满着幸福的回味。推荐阅读!

    在我所见过的老人中,老牛简直是太幸福了:退休后,祖孙三代住在一起,和睦相处,邻里羡慕不已;老伴儿帮做家务,自己接送孙子上学,其乐融融;儿子儿媳在国企上班,工作顺利。

    正当一家顺风顺水时,老伴儿去世了。没有老伴儿后,儿女们渐渐感到不对劲,因为老牛一直病怏怏的。有人说:“老牛走了神,莫不是犯重丧?”

    一个人去世后近则百日内,远则一年左右,家人或者亲戚中又有人相继去世,就叫犯重丧。鄂西民间至今流传着这种说法。犯重丧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死者去世的日子犯了重丧,另一种是举办葬礼的日子犯了重丧。

    于是,两个女婿和儿子赶紧到镇上请周瞎子算,结果,不犯重丧。大家心里的这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不犯重丧,别的事情总会想出办法解决。

    牛家人背着老牛商量对策,最后决定把他弄到外面去转转。小姑娘接到县城玩了个把月,不是大女婿电话问候,就是小儿子电话关心;大姑娘接到省城玩了两个月,不是儿媳打电话问候,就是小女婿打电话关心……老牛的气色渐渐地好起来。那晚,他对女婿说:“小向,明天我想回去。我想虹娃子了。他去上早自习,有时天还没亮,需要我送他。我知道你们接我来的用意。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你妈走了,我得好好活着,才对得起她的在天之灵,不能给你们添麻烦。”

    老牛终于走出来了,大家都替他高兴。儿媳舒心地说:“爸爸总算熬过来了,我们总算放心了。”回到小镇,老牛依然做着接送孙子读书的活儿,有时也帮着做些家务。为了锻炼身体,他还做起半亩地的园子来。一家人吃上了绿色蔬菜,儿孙们笑逐颜开。老牛的身体好,气色好,说话一脸笑。

    老伴儿满周年,儿孙陪着老牛去上坟。来到老伴儿的墓前,老牛眼里噙着泪水,慢慢地转了一圈,回到坟头。他点燃三炷香插进香炉里。“老伴儿,我们都很想你。你在牛家的功劳,儿孙们都记在心上。今天,站在你的面前,我要说三件事。不说出来,我会睡不着觉。有一回,你去园子点菜,回来晚了,我把你狠狠地吷了一顿,还把锄头丢到坎外。你那么辛苦,我还那样对你……现在我做园子才发现自己的过失。”老牛停了一会儿,说,“那一年,你教育儿子,我把你训了一顿。说儿子由老子教育,你把姑娘教好就行了。我是旧社会过来的人,没有多大的文化,有男尊女卑的落后思想,在家中有大男子主义的言语。这回我到外面转了回来,才发现自己的错误,请你原谅!”

    老牛悔恨不已,用左手的食指揩了一下左眼的泪,用右手的食指揩了一下右眼的泪。儿孙们站在他的两旁,没有一个人想到了老牛今天会说这样的话,既有伤心难过,又有一些感动,更有一丝欣慰。

    一个家庭有个好母亲,才能造就一个完整的好家庭。一个家庭中的好母亲可能让三代人都幸福!老牛一家和和美美,得益于老伴儿的能干与贤惠。

    老牛出生在旧中国,虽长在红旗下,但多方面的原因,读到三年级就下学了。在县搬运站成立时招为搬运工,因思想好,一直踏实肯干,当了多年的站长。在县搬运站破产时刚好退休,养育的三个孩子也都参加了工作。也许是当了多年的小萝卜头的缘故,老牛在家中的确有点儿大男子主义,对老伴儿说话有时重了点儿,但对老伴儿还是很不错的,一辈子未动她一指头。听到老牛说重话,儿女总想为母亲挽回一点儿面子,每每话到嘴边,她总是说:“你爸是个直性子,倔,他的话,你们都莫放在心上。莫管他,事情就过去了。”

    老伴儿有许多故事,影响着牛家人。

    大家原以为老伴儿不在了,老牛这回要折福了。结果,他依然无比幸福。其中缘故,有后人的孝顺,也有自己的修为。

    一个老人能够发自内心地说出自己的过失,这是多么感人的一幕;

    一个老人能认识到自己对伴侣的不当言行,这是多么难能可贵。

    “我说的第三件事是我的身体硬朗,种着你留下的菜园子……”老牛有点激动,长舒了一口气,说,“后人都还好,对我没得话说。你放心吧……”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孙子结了婚。老牛高兴之余,也有了一点儿小心思。

    那天早晨,他散步来到昭君浣纱广场,遇到了同事老万。十多年未曾见面,自然分外激动。二人手拉手坐到调椅上,从退休后说起,讲得有滋有味,吸引了许多散步人的眼球,而他们却一点儿也不知道。“我退休后,回到老家,喂猪,养鸡,种菜,还种了两亩粮田——喂牲口,不买狼食。儿子在镇上做生意,就住在那儿。”老万站起来,用右手指了指,坐下继续说道,“孙子在外地打工,也结了婚。儿媳叫我们搬来跟他们在一起生活,考虑到生活习惯搞不好,还有几代人住在一起难免磕磕碰碰,所以只是偶尔来一下。现在和老伴儿住在乡下。”

    老牛听后,猜到老万的儿子当不了家,儿媳说的只是面子话。老牛不放心自己的猜测,问了句:“老万,媳妇那样说了,你和老伴儿就到镇上住,什么都方便。我们也可以常在一起玩,多好呀!”

    “我的命没你的好,你的儿女争气,对你好。老牛,不怕你笑话,我和老伴儿来住过半年。老伴儿累病了,儿子还嫌她没做好家务事;我倒把工资补贴家用了,儿媳还说我的工资太少,叫我去做保安,再挣点儿;重孙也不要我们抱,孙媳妇说我们身上有气味儿。”

    老牛感慨万千。老牛把自己的生活如实讲给老万听后,老万羡慕不已,说:“老牛,像你这样四代同堂的太少了。你是当下最幸福的老人!”

    回到家里,老牛对老万的话感到有些不解——我真的是最幸福的老人?

    吃晚饭的时候,孙媳带着重孙从娘家回来,儿媳特意做了牛腩火锅。吃饭时,老牛面前总是放着他喜欢吃的。孙媳把第一勺牛腩舀进他的碗里,儿子儿孙随时帮他挑菜。晚饭后,孙子陪老牛出去转一转——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孙媳妇去厨房、餐厅、客厅收拾,儿媳去老牛的卧室、床铺收拾,儿子陪着重孙去玩具房拼装汽车。听见老牛到屋的脚步声,大家陆续都来到客厅,陪他说一会儿话,然后,老牛再回屋睡觉。

    老牛坐到沙发上,很高兴地说道:“我的退休工资不多,我去老魏那儿做门卫,再挣点儿,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你看,现在养个孩子要好多钱。我想了好久,今天才跟你们说,不知大家有什么看法?”“虽然我们建了三层的私房把积蓄花光了,但是我们平时的花销还是够的。您千万别那样想。”儿媳说,“只要您身体好,比什么都强!”

    “不许去!”儿子说。

    “我老了,身上也有气味儿,窜进窜出,不大好。我生活能够自理,自己弄饭吃还耐得活。你们把我的铺搬到老屋去,有时间来看看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现在是四代同堂,我们希望五世同堂。您放心地安享晚年生活好了,谁敢说您的坏话,我们绝不饶他!”孙媳妇说完,老牛爽朗地说:“我相信你说的话,你跟你妈一样,为人耿直,说到做到!”

    “爸爸,如果您有找老伴儿的想法,尽管说,我们可以帮您找一个。”儿媳说。

    “我已经给你们添了太多的负担,找个不是给你们再添负担吗?况且,自你们的妈去世后,我从未有过找个伴儿的想法。我们这代人从一而终,再婚的很少。你们能够为我这样想,在生我养我的地方,实属少有,我今天太高兴了……”

    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卧室里格外清幽,如诗如画。在这美妙的境界里,躺在床上的老牛想着自己晚年的生活,深深地感到自己太幸运,太幸福……

    去年,老牛突然起病,在医院住了半年。因疫情,照看病人,进去要做核酸检测。照看的人,至少一周才能出来。每次进去照看都要做核酸检测,虽然麻烦,但是后人抢着去照料他。

    今年出院后,老牛在家继续吃药,已经不能自理,全靠后人服侍。后人没有怨言,服侍得更好:卧室整整齐齐,床铺干干净净,老牛身上洗得没有一点怪味。按时吃饭,准时喂药。药没了,总有人及时买来。有时老牛坐在轮椅上,还被推出来晒晒太阳;有时老牛要看重孙,只要一喊,小东邪就跑到屋里和他“聊天”。

    现在的老牛,只能喝牛奶,只能吃面包,非常瘦,看样子躺在床上永远不会站起来了。

    老牛的后人一如既往地服侍他,儿子儿媳没有半点怨言,一家人受到牛家族人的好评,受到邻里乡亲的称赞。

    孝行在延伸,延伸的孝行更加光彩照人。

    谁说久病床上无孝子?

    老牛,你多么幸福,我为你感到欣慰。


     
    赞2 公益犒赏

         
    书签:
    编辑:平时
    投稿】【
  • 收藏】 【关闭
    上一篇:母亲的目光 下一篇:故乡的燕子
     

    推荐美文

    全部评论(1)
    • 平时
      1 回复
      尊敬的作者!编者提点己见,盼不至于引起误解,纯文学的短篇文章,不同于篇幅较长的小说文章里多几个敏感词汇无所谓。我们在尊重原创的前提下,编者没有去掉如“老伴儿”的“儿”,“瞎子”的“瞎子”,“犯重丧”这一句的“犯重丧”。其一,“伴”的第四声本来就读作“伴儿”但没必要把“儿”写出来。在某些地区,老伴儿带有戏虐与蔑视的成分,在读音里“老伴”可以读成“老伴儿”,但书写就应该只能写作“老伴”。其二,是“瞎子”这个词汇,比较敏感。其三是“犯重丧”。在这个网络无处不在的时代短篇文章里词汇的敏感度特别显眼,所因为中国社会里有一句骂人的口语就是“你瞎了”?应该写成算命先生。“犯重丧“”一般只能私下议论,而不能当着有亲人“逝去”的人家说出来,因为犯忌讳。如果真的要不只能在旁边悄悄地说,哎呀!这家人家犯了重丧,因为这个敏感词要求谈论的时候顾忌到当事人的感受。
      平时: 抱歉!评论最后一句多了一句“如果真的要不”不知怎么就点到了发表,特此说明!这个评论希望不要引起误解!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挚爱亲情 倾情游记 河山雅韵

    最新作品

    补钱阅90次

    热门图文

    • 叶子

      昔..

      2022-06-09 22:12 · 1202次浏览

    热门作品

    2风过人微晚2021-11-01
    3悼念堂哥2019-04-05
    5如风摆渡2021-11-01

    圈主推荐

    颍上作协·2022-05-31 21:2467
    文史资料·2022-05-31 21:1769
    文艺达人·2021-09-29 09:15352
    文艺达人·2021-08-08 17:09510
    文艺达人·2021-08-06 14:5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