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火种诗歌网>>谈诗论道>>内容
打油诗与写作
  • 审核管理
    类别:谈诗论道 作者:平时 发表日期:2022-06-20 17:24:36
    编者按:打油诗,由于不受格律和韵律限制,社会上只要懂得一些知识的人都可以自由发挥,哪怕是说唱形式的,都能自由发挥。格律诗对于一些创作人来说是他们以前是写自由诗的,而后来却返璞归真认认真真的创作起了格律诗,而有的却是两栖写手,这种情况在文学圈子里经常遇见,而且拥有两栖技巧的作者,都大多皆是高手。所以说文化复兴需要宣传和深入,无论哪种体裁的文学范畴,只要在新一代人身上发挥光芒,多才多艺,都是可以取的。

    秋居


    闲居僻楼深闭门,

    独闻窗外秋蝉音。

    夜来无事看秋月,

    静听邻家捣衣声。


    打油诗虽然不大讲究格律,也不注重对偶,但习惯要求押韵;至少是由五字句或七字句组成。打油诗常被用来嘲弄社会百态,以及讥讽时弊,也用来编织谜语词。

    现在还有许多人喜欢写格律诗,殊不知格律诗的写作过程,需要有一定的生活积累,需要反反复复的吟咏,还要有文字的流畅美。如果写作者急于求成,就有为了达到格律诗的规范而拼字凑词的弊端,读来味同嚼蜡,看了都让人别扭。所以,奉劝喜爱诗词歌赋的作者,自己如果没有丰富的文化积淀,生搬硬凑出来的诗词歌赋,其拼凑痕迹特别明显,细细品味发现句子不成句子,诗歌不像诗歌,那就是人们所说的伪格律诗。格律诗中的绝句,古代有名的诗人,即使穷其一辈子,也写不出一首两首好诗。古代人写格律诗的长处,是他们处于讲究横念直背的教育模式中,所以古代读书者的名言名句可以信手拈来。不是说现代许多人写不出这些格律诗,而是现代教育看重的是知识全面,而不单单是学习文字。甚至于许多人连几个常用字都写不出来,也认不全,自然对于写格律诗有些力不从心了。
    正是出于这种原因,我们就极少赞成人们去写那些显得有些生涩的格体律诗;那些古代格律诗,可以保存鉴赏,可以推荐学习,但不宜提倡青年作者顷注太多的精力。因为格律诗写作面与欣赏面都较窄,那就像一些条条框框阻碍着新诗歌的发展;且只有少许写作圈内的人们在品味,普通大众一般很少观赏格律诗;所以人们就说格律诗,有阻碍文化发展的副作用。

    格律诗。也称近体诗,是古代汉语诗歌的一种。格律诗在唐以后成型,主要分为七绝五绝和律诗。按照传统的写作习惯,绝句要求四句成句,而不是对偶。律诗则至少八句,既讲对偶,也讲究平仄,就写成了一个固定模式,后面的人依葫蘆画酒疙瘩,久而久之就成就了篇式、句式有一定规格,音韵的格律诗。即使有一些变化,也被成名成家者要求遵守文体规则。

    打油诗,(doggerel),一种富于趣味性的俚语诗体,相传由中国唐代作者张打油而得名。清代翟灏在其《通俗编.文学.打油诗》中援引张孜《雪诗》云:“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后世则称这一类后句子俚俗、诙谐幽默,小巧有趣的诗为“打油诗”。
    戏作看图说话



    桃花三月盛开
    流水四季不歇
    轻舟浅浪摇翠
    柳烟深处蛙鸣


    看图作文:


    牧歌,渔唱,鸟儿飞,春风柳烟堆。
    荡舟,撒网,收鱼钩,莺歌舞翠微。


    文化书写模式,可以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改变,就如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散文诗,也是后来发展起来的一种文体:
    海之魂
    黄昏涉水而过,潜意识里有一片海,或如曾经去过,或如遗忘在时光里。暮色起于苍茫,黑夜之潮将冥色推挤到了海之角落,世界悄然,心亦寂然。随流而至的空濛涨满了整个世界,一些活着的生灵即将进入梦乡。梦乡里的景色悠悠晃晃,就像那些悠远的日子,浮于海浪,游逝于时光。似乎想抓住一点什么,只是什么都没有留下来,只留下了一片海涛声声。
    终于记起来,那是一片真实的海。我们有感于涛声,梦于浪远,只把那种潜望置于帆影,飘于航灯,逆水而上,游于天涯海角,遣梦里,尽是流于岁月的追远。曾经水滔的印象还很清晰,在心里酝酿酝酿就是一片汪洋。
    海之精灵 

    洪涛滚滚,可以鼓舞人之奋进,风狂雨猛并不能阻止航船出征。航于海上,做坚毅的航海者,不遍觅四海五洲断不会归帆返航。奋勇于惊涛之巅,搏击于怒之尖啸,可以磨砺出海之灵魄,也能锤炼成出海之胆略。你不去暴风雨中展翅飞翔,就没有胆量去迎接风狂雨猛的洗礼,就没有力量抗拒电闪雷鸣的恐惧。飞舞的海涛,苍茫于大海的远程,只有弄海之人的心才能跟上那些滚滚潮流,才能浩浩荡荡一往无前。
    风烈浪猛的大海,是一片颠颠簸簸的世界。航船影子,早已撵不上风云的流程。翻飞吧!海潮之魂;排山倒海吧!那些高傲的流。轻歌海鸥跟不上,曼舞的海燕退回来了,而海鹰却迎着浪头掠海而过,向着远方展翅翱翔。高飞的精灵,超然于物外,奋力直冲云宵,云歌里顿起生命之进行曲。嘶鸣于遥天之上,碧海之涯,多有不畏艰险者的欢歌。
    海之韵
    飘远吧!那些如流的记忆。在那遥远的海面上,一艘轮船正冒着缕缕黑烟与一些记忆交织在一起,揉于浪花,融入海涛,在潮来潮去里流淌。风歇了,帆影与海鸟的身影彼此纠缠着。在这个冷然的日子,它们看上去是那样的柔美而超乎世俗,比许多诗乐里描绘的还美。
    于是有音乐在脑际响起,深刻而难以捉摸。人类的耳廊太窄,辨别不出那些流于岁月的音韵。记忆如时光之流,但不融于海,只能是飘于路途。路途太远,我们已感觉倦怠,只是无法停下来的思绪在撩拨着好奇心。最远的海角是什么模样,立于潮头,望天涯路远,断不能止行。
    总之一句话,写作莫囿于自我樊笼,莫囿于条条框框,才能自由自在地发展。
    来源于日记:絮絮叨叨。




    用户打赏列表
    关闭
       
    上一首诗: 梯田     下一首诗: 读徐志摩的诗有感
    阅读(526)  分享     收藏(0)    投稿     评论(0)    编辑:火种之巅
    全部评论(0)
    关注
    作者:平时   拥有432篇作品
        标题     作者
    感怀阅204次
    离秋阅131次
    遇见阅109次
    面壁阅192次
    五律二首阅192次
    无题阅328次
    离秋阅131次
    面壁阅192次
    五律二首阅192次
    无题阅328次
    诗三首阅163次
    闲中得句阅118次
    清醒阅204次
    油纸伞阅249次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获得书面授权不得转载,火种公益文学保留追究法律责任权利
    火种公益文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3 huozwx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