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火种诗歌网>>谈诗论道>>内容
灵魂的拷问与世情清浊之扬越 ——以狼吠诗文品歌诗歌语言的叩击
  • 审核管理
    类别:谈诗论道 作者:蓝雪儿 发表日期:2013-08-04 09:52:13
    编者按:蓝雪儿很能从诗歌的意境、语境中找出诗歌的延伸,并用铿锵细腻的文字用以阐述诗歌的优点,并把诗歌的优点发扬,甚或放大,这一点做得特别好。‘纵观狼狼吠诗文,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语言信手拈来,恣意妄为,却能达到让诗意繁茂,情景俱佳的效果,若不反复阅读,我很难捕捉到诗人那高韬的情感,其强大的内核,就算落在一块柔软的蛋糕上,也有刀砍斧劈的效果,就像用凿子凿在智慧之髓上。’这样评论很让人荡气回肠。
    然而诗歌评论不是歌功颂德,如果不能努力发掘诗歌的不足之处,则诗评就会显得偏颇。想要评论到位,就必须把诗歌好在哪里说得明白,同时点出不足,即使是瑕不掩瑜。如果不能在具体的阐述中同时论及以上两点,则肯定会使诗评显得薄弱与偏颇。
    由于本文作者论及了诗歌的好,本人就加补一些诗歌的不足。在我本人看来,狼吠的诗歌存在下列不足之处:
    一、 好诗歌在于点到而不点破,从而留下余味,做到抛砖引玉,引而不发。但显然狼吠的诗歌在点到方面做得不够,只能在读者都特别熟悉中国的政治和生活环境下才能较好解读他的诗歌。同时又过于晦涩,如果过于晦涩则会让很多读者望而止步,毕竟诗歌不是写给专业人士看的,必须要兼顾大众读者的需求。
    二、 ‘如寒流一样。流淌一个冰清玉洁的宇宙/水此时,居然……血光弥漫,或炸开,我要体会一场玻璃雪,扎破歌弦的碎裂!/荡漾的雪国里。黑,是可能的——如一些树,/一些青石的脊背。背风的一面,/一个岩洞,尺寸定然:“缩小为零……”’像这样断句虽然是诗人刻意为之,但无疑阻碍了诗歌的可读性,从而影响欣赏。
    三、 句子之间很多意思是重复或重叠的,虽然起到了强调或烘托的作用,但过多使用就影响到了诗歌的精简了。
    以上只是本人的一些粗浅看法,供同行共同切磋。
      狼吠,曾是诗中国文学论坛诗文杂谈的版主,很有幸在认识了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优秀诗人,每次读他的文字,都有一次灵魂的穿击,如晴空中突见的一道霹雳,暴雨倾盆,如荒野种突闻万马齐奔,气势恢宏。
      
      诗人善于把自己的生命输送到没有生命的事物之中,赋予它们生命与灵魂,由物我两忘进到物我同一的精神境地,途中拿起一锤子或一鞭子抽挤灵魂,让自己精准衡一的想象,层叠于抽象意识的表达,消融于精神层面的皈依与疏阔。
      
      纵观狼狼吠诗文,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语言信手拈来,恣意妄为,却能达到让诗意繁茂,情景俱佳的效果,若不反复阅读,我很难捕捉到诗人那高韬的情感,其强大的内核,就算落在一块柔软的蛋糕上,也有刀砍斧劈的效果,就像用凿子凿在智慧之髓上。
      
      通过诗文,我们能领会到诗人内心那狂狷的情感,是用鹰隼般的目光探查世界,是在现实的顶针上钻孔,是在反刍中用惘然流泻的才情拷问灵魂。
      
      譬如:《黑血照耀》
      
      雪是洁净的代名词,是纯洁的象征,而在我们这个世界,在浓烟四起的世界,在毒瘤滋行的世界,还有洁净的白雪吗?于是,一道黑血,希望能叩击我们麻木的神经,能让我们虚弱惊的灵魂警醒一下。
      
      “一切与黑色无关耳光响亮
      
      拉链如窗子一般,坍陷……
      
      夏日的浓痰,在灰褐色的太空下照耀
      
      ——这太阳的高度,过于炽白和浑圆”
      
      不应该啊,这样的日子,本该耀眼澄澈,是什么让牵扯事物的链子塌陷,什么让让空白布满灰褐色呢?——“夏日的浓痰”,触目惊心
      
      “我们的眼眶,则是一片惨白和黑暗”
      
      ……………………
      
      我必须体会一场雪的粘度,在它没有照耀我之前。
      
      尽量体会!月光土灰般照耀——我彻骨之寒,在照耀
      
      请聆听一堆骨骼演奏的响声。
      
      还有什么比一个冬天更彻骨铭记。”
      
      我们不能沉浸于表象的喧嚣中,
      
      我们不能沉浸于表象的喧嚣中,晶莹的轻灵的雪,也有粘度,也有能让人有彻骨沏寒之感。我们必须适应聆听肋骨的演唱的回声。在这回声中醒悟、震撼。
      
      接着作者用流泻的意境,奔腾的诗思,为我们演示了秋日浓缩,水影滔滔,血光弥漫或炸开。让我们体会到“一场玻璃雪,扎破歌弦的碎裂!”,“黑,是可能的——如一些树,”,对这些黑(邪恶的谓称),诗人没有悲戚的愤世嫉俗的呐喊中,有树就有绿色,就有了希望的引子,“一些青石的脊背。背风的一面\一个岩洞,尺寸定然:缩小为零……”。
      
      不管在多么巍黑的山坳,总能找到背风的一面,遮挡片刻。这是于雷雨中对彩虹的颂扬,这是于浊世中对现实的扬越。
      
      只要怀着美好的希翼,哪怕“我们眼眶的眼泪。定然漆黑无底”,也会有“一道道神祠般的光晕”,渲染视野。
      
      再譬如:《孔雀蓝》
      
      “我在一股浓艳中体会着唇色
      
      体会着中国孔雀蓝的寒度
      
      马路上的孔雀蓝
      
      路边的唇色在楼群间点缀着月亮的污迹”
      
      人类可利用的资源日趋减少,曾经随处可见的,温泽闪耀的孔雀蓝,如今我只能在“一股浓艳中体会着唇色\体会着中国孔雀蓝的寒度”。那股浓艳的唇色,掷地有声,一次次叩击蕉叶干枯的墓地,一次次叩击凉月埋葬在春意。那春意是人类构幻的,总会在鼙鼓在敲击中,在日光升起时,暗淡下去。
      
      知识链接:孔雀蓝,别称:孔雀蓝釉,法蓝,化学组成:Co-Cr-Al-Zn是以铜元素为着色剂,烧制后呈现亮蓝色调的彩釉。孔雀蓝,是一种蓝色的粉末,具有着色力强、易分散等特点,孔雀蓝广泛用于日用陶瓷,建筑陶瓷,卫生陶瓷装饰。
      
      附文1、
      
      狼吠诗歌作坊:黑雪照耀
      
      文/狼吠
      
      一切与黑色无关耳光响亮
      
      拉链如窗子一般,坍陷……
      
      夏日的浓痰,在灰褐色的太空下照耀
      
      ——这太阳的高度,过于炽白和浑圆
      
      使阳光中的血,在流淌中愈发显得灰暗
      
      我们的眼眶,则是一片惨白和黑暗
      
      ——摘自狼吠诗歌《巨大或渺小……》
      
      1。
      
      我必须体会一场雪的粘度,在它没有照耀我之前。
      
      尽量体会!月光土灰般照耀——我彻骨之寒,在照耀
      
      请聆听一堆骨骼演奏的响声。
      
      还有什么比一个冬天更彻骨铭记。
      
      比如日光。……比如人影。白雪照耀黑洞洞的双眼,
      
      必然在一切空虚之上照临……
      
      它转瞬之间,在一个巨手般的城市静默
      
      让雪声,掩盖或熄灭,隆隆倾轧下来!
      
      ……
      
      2。
      
      炫丽。贯过我的头顶——走在雪上,
      
      吱吱发出响亮的声音。在今夜,洞穿了我的双足
      
      血,仍然滴下。割破一个冬天——
      
      让它如鸟一般飞离。……秋水般,横流。
      
      (照耀我一双,如鸟的白鞋子,匆忙飞临——)
      
      如寒流一样。流淌一个冰清玉洁的宇宙
      
      水此时,居然……血光弥漫,或炸开,
      
      我要体会一场玻璃雪,扎破歌弦的碎裂!
      
      荡漾的雪国里。黑,是可能的——如一些树,
      
      一些青石的脊背。背风的一面,
      
      一个岩洞,尺寸定然:“缩小为零……”
      
      3。
      
      墓穴下的棺椁,尸体卷动河流,
      
      定然是漆黑的——大地更黑,雪色由黑变白
      
      一群群人——由黑变白。惟一的黑暗在白中
      
      透着一道道血晕。
      
      像荆棘一样黑,黑得寥天寒彻,
      
      树与人,上下皆白。滕莽一般白,
      
      巨大的黑暗,笼罩于四周,
      
      积雪之上。盘旋在漆黑穹窿上的乌鸦
      
      栖息于谷底的黑暗,在我们冻彻的体内渐渐爬升
      
      现在聚合在一处,凝结于一点
      
      一地白银的雪光,粉屑一般,加上漆黑的面庞!
      
      4。
      
      我们必然无比漆黑,犹如世界无比之白
      
      ——雪线隆升,聚合于大地上的眼睛
      
      现在,……黑得杂乱无章!
      
      爆炸般的灰暗,贯穿于马的周身……
      
      它的四蹄更亮。犹如大理石的圆柱
      
      疼彻于雪亮的眼眶。一条细线折射着无穷无尽的黑暗——
      
      而我们眼眶的眼泪。定然漆黑无底
      
      ……黑如,一道道神祠般的光晕
      
      附文2、
      
      狼吠诗歌作坊:孔雀蓝
      
      文/狼吠
      
      我在一股浓艳中体会着唇色
      
      体会着中国孔雀蓝的寒度
      
      马路上的孔雀蓝
      
      路边的唇色在楼群间点缀着月亮的污迹
      
      在更大的屋脊上
      
      我坐在落日的山坡下
      
      我坐在孔雀蓝的虚度中
      
      犹如一只孔雀在开花的屋脊上
      
      逐渐体会一股浓艳的唇色
      
      右耳在左耳的虚掷下
      
      鬼狐声声啼哭
      
      在一个埋葬孔雀
      
      蕉叶干枯的墓地
      
      我住宿的墓地
      
      面孔是一张鼓皮,鼙鼓在敲击
      
      而我照射,如凉月埋葬在春天里
      
      牛羊下去
      
      日光升起
      
      一股孔雀蓝的泪水
      
      从眼眶涌起……
      
      



       
    阅读(4798)  分享     收藏(0)    投稿     评论(0)    编辑:
    全部评论(0)
    关注
    作者:蓝雪儿   拥有39篇作品
        标题     作者
    诗四首阅132次
    沉睡阅171次
    热气球阅166次
    诗四首阅139次
    诗三首阅135次
    蒙尘阅232次
    四首阅291次
    沉睡阅171次
    热气球阅166次
    诗四首阅139次
    诗三首阅135次
    蒙尘阅232次
    顺理成章阅291次
    三首阅270次
    莽撞阅443次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获得书面授权不得转载,火种公益文学保留追究法律责任权利
    火种公益文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3 huozwx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