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火种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扶贫
  • 管理
    作者:长安月下 发表时间:2017-10-31 12:25:34 评论:
    编者按:幸福镇的亓镇长带着镇行政办汪主任、科员徐京卫等一行工作人员去横山镇远山村扶贫。他们的帮扶贫工作细致入微,有声有色,为贫困户办具体实事,解决实际困难的做法令人感动。小说刻画细腻,内容生动,生活气息浓郁,推荐阅读。

    飞快跑了出来,来到“小黑”近前,使劲踹了柴狗一脚。

          “小黑”哀鸣着,松开了口,蹇到了墙角,惊恐地望着主人。

          “我打死你个畜生,妈的,疯狗。”闫利荣往墙边去取铁锨。

           “别,别……‘闫婶’,别和畜生一般见识。这不,我和‘扶贫组’的同志来看你了。”李会计拉住了闫利荣。

           “请进,请进,快屋里坐。”闫利荣招呼着众人,换上了一副笑脸。

          堂屋正房中间是一张很老旧的桌子,左右各放一张靠背椅,没有任何家用电器。老旧桌子靠着的正面墙上,贴着一张毛主席标准像。“领袖”目光温和,面容慈祥。闫利荣忙不迭地又从左边屋子里拎出几把椅子,招呼众人坐下。

           徐京卫这时突然发现,右边屋子竟然不顾季节般地挂着厚门帘,隐隐约约传出尿骚味道。

          “感谢‘扶贫组’的领导来看我,看我这日子过得……”闫利荣嗫喏着。

          “你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他在哪里?”赵书记话音刚落,右边屋子的厚门帘“忽”一声被掀开了。

            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出现在门口,胖胖的,短短的身材,脸型像鸭蛋,秃头,黄眼珠。深秋季节,竟然穿着半截袖和大裤衩。眼珠直直地盯着闫利荣,一开口瓮声瓮气。

          “妈妈,我要拉粑粑,拉粑粑。哈哈哈!”男子竟然大笑了起来。

         闫利荣赶紧一步上前,拽住男子。说道:“拉粑粑,去院子里厕所拉,你没看见我正在和客人说话呢?”。

         “咱们家来客人了?“男子才注意到屋子里的人,浑浊的目光扫视众人,突然定格到赵书记身上。

           “老鸹头,老鸹头,来来来!让我吃一口。”男子目光入定,向赵书记走去。

           闫利荣拼了命般地拖住了男子,把他拽到了院子里。

          “祖宗,小祖宗,老祖宗。你安静一会好吗?快,快,去厕所拉粑粑吧。”闫利荣带了哭腔。

          “好吧,好吧,妈妈,我晚上要吃炸‘老鸹头’!”男子摇晃着身躯,向院子里的旱厕走去。

          “好,好,小祖宗。”闫利荣说。

          “我缺了哪辈子德了,摊上这个儿子,我的命好苦啊!”说着说着,闫利荣放声大哭。

           堂屋里的气氛很沉闷。

           “没想到,你是这种情况,震惊,震惊啊。”徐京卫打破了沉闷。随即从兜里掏出了五百元钱。

           “这是‘扶贫组’给每个贫困户的钱,我们会经常来看你的。你这种情况,我再向上级反映一下。”徐京卫感慨万千。

          “‘闫婶’,我刚才进院子,发现你们家的猪圈咋空着呢?猪呢?”赵书记也开始亲切地称呼闫利荣。

           “唉,我这傻儿子大牛,前些时,得了场大病。为了缴纳医疗费,把猪都卖了。病好了后,大牛开始尿失禁,不是拉床上,就是尿地下。弄的右边屋子,整天骚哄哄的。”闫利荣道出了原委。

           赵书记轻闭起眼睛,手指轻揉着太阳穴,思考着。猛地,下决心般地睁开了眼。

           “小徐,你回去给亓镇长说。横山镇财政上,先出钱给‘闫婶’买一批猪仔和饲料。先给找条路子。”赵书记对徐京卫说。

           “太感谢政府了!太感谢政府了!我以前养猪蛮在行的。这真是条路子。”闫利荣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喜上眉梢。

          当大家走出屋门,来到院子,准备和闫利荣告辞的时候。闫利荣的“傻儿子”大牛,出恭完毕。正坐在院里的木凳上,出神地望着地下半黄半绿的草儿,嘴里嘟嘟囔囔:

                                      “小小子,

                                        坐门墩。

                                      哭着喊着找媳妇”

           一个星期后,当闫利荣望着满院子跑的红红的小猪仔,还有猪圈里的几头半大子猪,还有几十袋猪饲料。笑了。

           这都是银子啊!

                如皋县的“人才交流中心”设在县图书馆。虽然这里的规模比不上省城,但是,“人才交流大会”开始的时候,也是人山人海。如皋籍的居民不缺人才,所以,吸引着不少沿海的企业也来这里招聘。

             徐富贵、王大卯、汪明三人,在“如皋县人才交流大会“开始的前一天,来到县城,住进了宾馆。

             第二天,天刚放亮,徐富贵就把王大卯揪了起来。王大卯换上了徐富贵从家里带来的西服,穿上了崭新的皮鞋,还扎了一副领带。看上去,有些“人模狗样“了。

             步行走到“人才交流市场”入口前,只见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图书馆的外面,LED屏上不停地闪烁着今天入驻人才市场的企业的招聘信息。不少大学生模样的小年轻们,排队买票进入市场,长长的队伍见首不见尾。

            王大卯很好奇,左看看,右看看。还不时瞅着自己铮亮的皮鞋。

            “大卯!”徐富贵轻轻给了王大卯一个“脖拐子”。

            “咱们从偏门进,说好的,不要门票!”徐富贵拉着王大卯和汪明一起从侧门进入了人才市场。

             呵,真是另一番天地啊。只见人才市场里,到处拥满了人,一个个公司展位前,身着工作服的人员,在不停地接受着询问,收取着简历。沿海企业招聘的展位前,更是人头涌动。年轻的,中年的,初出茅庐的,历经工作艰辛的,都在寻找着下一个合适的位置。王大卯眼花缭乱了,徐富贵眼花缭乱了,连汪明都有些眼花缭乱了。

            走着,看着展位;看着展位,走着。徐富贵和汪明把王大卯夹在中间,生怕这位“活宝”凭空消失了。

            终于,三人在一家名为“如皋县枫林小区安保服务有限公司”的展位前停下了脚步。只见宣传牌子上的招聘条件,并没有学历的限制,年龄也仅限制在五十岁以内,王大卯刚刚够格。

           “是您要找工作吗?”女工作人员脆脆的声音传来,竟然是在问徐富贵。

            “不是,不是,是他找工作。”徐富贵指指王大卯。

             “是您找工作啊?”女工作人员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大卯,并递过去了一张表格。

             “有意向的话,可以先填一下。”女工作人员燕语莺声。

              徐富贵三人快步走到一边,汪明一边问着王大卯,一边替他填着。

               当表格再次递到女工作人员手上时,王大卯开口了。

             “请问,来咱们这里是当保安吧?”

             “是的,先生。保安是上一天一夜,休一天一夜。每班两个保安,夜班上半夜下半夜轮换,要及时在地点上的巡更器上签到。以便考核。”女工作人员说的一清二楚。

             “夜班?”王大卯张大了嘴巴,随后,又咽了一口吐沫。

            “有意向的话,明天来公司面试。顺利的话,下周一就可以上班。”女工作人员收起了王大卯的简历,扬起公司名片,递到王大卯手中。

             徐富贵和汪明一起把王大卯拉到一边。徐富贵嘱咐道,“大卯啊,看来有希望,你明天按照名片上的地址到人家公司去一趟。这总比你拿几百元低保强。”

             “是啊,是啊。”汪明也说。

               王大卯没吱声。

              “噗嗤”一声响,王大卯放了一个响屁。突然,捂起肚子来,大叫。

             “我要上厕所,拉肚子了,拉肚子了。外边有个厕所,我去一趟。”没有容得徐富贵和汪明反映过来,王大卯一溜烟地跑出“人才市场”大门。

               徐富贵和汪明随后跟了出去。

              在厕所外边侧面路旁,徐富贵递给汪明一根烟,自己点燃了一根。猛咂一口,缓缓吐出烟圈。

            “阿弥陀佛,老大难也有着落了!”徐富贵感叹道。

         “我看未必!”汪明摇摇头。

         “砰”,一声巨响传来。徐富贵吓得扔掉了手中的香烟。环顾四围,只见天空中飘浮着的一只硕大的宣传气球,不知什么原因,爆炸了。炸碎的“羽片”,如同“天女散花”般纷纷飘落。“人才市场”外的人群一阵骚动,俄而,又恢复了平静。几个保安正赶往出事地点。

         “这王大卯掉茅坑了?这么久,半个小时了啊!”徐富贵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冲进了厕所里,打开一个个坑位的小门,哪有王大卯的鬼影子啊?

         “王大卯这兔崽子,跑了。”徐富贵气喘吁吁地对汪明说。

         “打他手机。”汪明还是镇静。

          拨通手机,一阵沉默,传来了一个美妙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徐富贵静下心来,想了一会儿。突然,拉起汪明。

         “走,咱们回远山村,我知道这兔崽子在哪里。”徐富贵气急败坏地说。

          夕阳下的沙河河畔,垂柳沐浴在金色的夕阳里。落日是黑夜的前奏,却又显现出无比灿烂的迟暮之美。徐富贵和汪明,紧赶慢赶,终于来到远山村的沙河河畔。

       
    打赏作者

         
    书签:扶贫 编辑:若愚
    投稿】【
  • 收藏】 【关闭
    上一页:扶贫 下一页:乌龟石
     

    推荐美文

    全部评论(0)

    相关栏目

    倾城之恋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最新作品

    请攀登阅179次

    热门图文

    热门作品

    2桂花香2021-09-07

    圈主推荐

    文艺达人·2021-08-08 17:09110
    文艺达人·2021-08-06 14:5060
    兴趣部落·2021-08-06 09:1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