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火种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扶贫
  • 管理
    作者:长安月下 发表时间:2017-10-31 12:25:34 评论:
    编者按:幸福镇的亓镇长带着镇行政办汪主任、科员徐京卫等一行工作人员去横山镇远山村扶贫。他们的帮扶贫工作细致入微,有声有色,为贫困户办具体实事,解决实际困难的做法令人感动。小说刻画细腻,内容生动,生活气息浓郁,推荐阅读。

          远远地,只见西装革履的王大卯,坐在一片光亮里,出神地望着沙河河面。似乎是在追忆往昔,又如老僧入定。

          徐富贵几步上前,飞起一脚踹了王大卯个趔趄。

         “王大卯,你他妈的不地道。连个招呼都不打,跑了!”徐富贵骂道。

         “忽”的一下,王大卯从地上站起来。脱着西裤,脱着西服上衣,甩掉了皮鞋。

         “老帽,还给你,还给你。我就是离不开沙河,离不开垂柳,离不开沙河里的鱼儿,离不开这里炸鱼的香味。妈的,做的梦都是沙河”,王大卯疯了般地嚎叫着。瞬间,静了一下,嚎啕大哭了起来。

            宽婶子神秘兮兮地踅进“闫婶”闫利荣的院子。

          “他‘闫婶’,在家吗?”宽婶子敞亮起了嗓门。

          “我妈在呢。”正蹲在地上和小猪崽子讲话的闫利荣的“傻儿子”大牛,粗着声回答。

           闫利荣听到声音,从堂屋里迎了出来。

           “老大嫂,进屋来吧,进屋来吧。”闫利荣将宽婶子迎进了屋里。

            沏上了茶。宽婶子开口就说,“我说闫婶啊,瞧你气色越来越活泛了,肯定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哎呦,瞧您说的。我现在还正在脱贫呢。路是有了,也看日后啥情况呢。关键这个傻儿子,拖累啊!”闫利荣指指堂屋外,无奈地说。

           宽婶子坐在椅子上,向着闫利荣,身子向前凑了几凑。小声说:“闫婶啊!你听说没有,咱们村的蒋为民家的唯一的儿子下一周结婚。”

          “ 蒋为民!”,闫利荣再熟悉不过了。

           蒋为民是祖籍远山村,在外仕途官位最高的一位老乡了。算起来,蒋为民还是闫利荣的远房亲戚呢。在当初的时候,闫利荣和丈夫刚刚离婚,一个人带着傻儿子,没少得到蒋为民家的照应。今天灶火冷了,去蹭顿饭;明天大牛没衣服了,蒋为民家的,把穿剩下的衣服送了来。

        “将心比心,不能忘本啊!”闫利荣默默地想着。

        “哎,‘闫婶’,想啥呢?我该走了,要给我那老头做晚饭了。”说着,宽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不能忘本啊!”宽婶子临出院门,对闫利荣回头说道。

         月光清冷地照在院子里的地面上,右面房间传来了“傻儿子”大牛的鼾声。闫利荣披衣下床,来到院子里,来回地踱着步子。

         “一定要给蒋为民家的儿子结婚,添份厚礼。人家可是对我有大恩大德啊!”闫利荣思忖着。目光转向了猪圈里的正在沉睡的半大猪仔子们......

          季节已经进入隆冬,雪终于憋不住了。从昨晚起,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清晨,树杈上的雪、屋檐上的雪,把屋子映的白亮亮的。

           徐富贵在村长办公室里脱下了羽绒衣,摘下帽子,打开空调,沏了一杯热茶,喝着,也顺便暖手。

          “忽隆”一声,村长办公室大门被推开了。王大卯带着寒气,卷着雪花,走了进来。二话没说,把一叠单据,拍在了徐富贵的办公桌上。

           “村长‘老帽’,把我今年的住院和看病的费用,给报销了。”王大卯说话有几分硬气。

            徐富贵放下杯子,拿起一大堆收据条们,看看,又瞧瞧王大卯。

           “大卯啊!总这样不行啊!指望低保,指望年底住院和买药报销,再拾点破烂,不行啊!”徐富贵依旧在开导着王大卯。

         “国家白给我的钱,又有那么多优惠政策。‘扶贫小组’又给我家换了不少家具,真爽啊,我不脱贫了。”王大卯把嗓音提高到了八度。

         “你看人家‘闫婶’,闫利荣,现在不是正在靠着养猪,慢慢脱贫吗?”徐富贵举着例子。

         “闫利荣,嗤!”王大卯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又奇怪地望向徐富贵。

          “这周一,蒋为民儿子的婚礼,你没看见闫利荣坐在贵宾席吗?”王大卯说。

            一个打雷的响亮。一道光华四射的闪电,瞬间划过徐富贵的脑际。徐富贵飞快地抓起羽绒服穿上,拉开大门。

            “李会计,李会计,赶紧过来接待一下大卯,我去闫利荣家一趟”。边喊着李会计,徐富贵边跑出村委会大门。

           “闫婶”家没有大门的院子里面,落满了雪。疾步走进院子,徐富贵差点摔一跤。扒着左侧的猪圈一看,半大的成猪全部不翼而飞。几只红红的小猪崽子,拥到了堂屋门口,彼此抱着,像是在取暖。猪饲料堆放在墙边,寂寞地披着白色的“外衣”。

           “闫利荣,闫利荣,快出来。”徐富贵说话不客气了。

            “闫婶”闫利荣走出堂屋,后面是“傻儿子”大牛。闫利荣神情落寞,又有几分平静。

             突然,闫利荣猛地上前,拉住了徐富贵的衣角。大叫道:“村长啊,先给我们娘俩个办个低保吧……”

             说罢,顿足大哭。

             徐富贵愣在了那里。

            闫利荣的“傻儿子”大牛,一蹦,跳到了院子里。回头看看那几只小猪仔子,嘿嘿笑笑。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木凳子上,神情呆滞地望着远方的雪景,大声喃喃自语:

                                 “小小子,

                                   坐门墩。

                                 哭着喊着找媳妇。”

             声音在空旷的院子里久久地回荡……


       
    打赏作者

         
    书签:扶贫 编辑:若愚
    投稿】【
  • 收藏】 【关闭
    上一页:扶贫 下一页:扶贫
     

    推荐美文

    全部评论(0)

    相关栏目

    倾城之恋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最新作品

    请攀登阅179次

    热门图文

    热门作品

    2桂花香2021-09-07

    圈主推荐

    文艺达人·2021-08-08 17:09112
    文艺达人·2021-08-06 14:5061
    兴趣部落·2021-08-06 09:1144